我的位置: 文化 > 朝花时文 > 文章详情
日本友人清水正夫和夫人松山树子首创跳芭蕾的“白毛女”
分享至:
 (35)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沈鸿鑫 2020-01-09 07:46
摘要:半个多世纪来,芭蕾舞剧《白毛女》已经不知上演了多少场次,搬上银幕后更有上亿观众观看了此剧。但是多数中国观众并不知道,最先把《白毛女》搬上芭蕾舞舞台的不是中国艺术家,而是日本友人清水正夫和他的夫人松山树子。第一个穿上芭蕾舞鞋的“白毛女”是松山树子。

对《白毛女》一见钟情

清水正夫,1921年生于日本东京。1945年,毕业于日本大学工学系土木工学专业。后进入东京大学工学系建筑专业学习。他是一位很有才华的建筑师。因为常去剧院看戏,爱上了芭蕾舞演员松山树子。几年后,他们喜结连理。为了夫人钟情的芭蕾舞事业,他毅然放弃建筑师的职业,19481月,以夫人的名义成立了松山芭蕾舞团。剧团的艺术宗旨是:上演古典芭蕾和创作具有民族特色的芭蕾舞。他们除了演出《罗密欧与朱丽叶》《胡桃夹子》等著名芭蕾舞剧以外,还想创排一些新戏。

1952年秋天,一个偶然的机会,清水正夫在东京江东区一个小会堂里观看了中国电影《白毛女》。那时,中国和日本还没有建立正常的外交关系,两国政府处于隔绝的状态,但两国人民的民间交往并没有被阻断。19525月,3位日本国会议员高良富、帆足计和宫腰喜助冲破日本政府阻挠,访问中国。周恩来总理十分重视,不仅接见他们,而且向他们赠送了电影《白毛女》的录像带。回日本后,帆足计把电影《白毛女》的录像带交给日中友好协会的宫崎世民。宫崎便到日本各地举办《白毛女》上映会,使日本观众第一次看到新中国的电影。清水正夫看《白毛女》时十分感动,多次流下了热泪。接着他让妻子松山树子也去观看,两人都被生动感人的故事深深吸引,于是跟随着放映者,一路看下去。田华扮演的喜儿,可爱而又坚强,引起了他们强烈的感情共鸣;喜儿的头发一夜由黑变白的传奇情节激发了他们的创作灵感。当时,清水夫妇正在寻找新编芭蕾舞剧的题材。两人不约而同选中了白毛女,他们认为这一题材适合于芭蕾舞表现,而且可以净化日本人的灵魂,与当时日本妇女解放的思潮也是契合的。于是他们决定将其改编为芭蕾舞剧。但是,他们手里缺乏资料,很难着手创作。清水正夫就写信给中国戏剧家协会,请求帮助。

1953年底,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田汉先生给予回信,寄来歌剧版《白毛女》的剧本和乐谱,以及舞台剧照。清水正夫等即着手创作,他亲自担任编剧,日本作曲家林光参考歌剧版《白毛女》的乐谱,创作了芭蕾舞版《白毛女》的音乐。松山树子扮演喜儿,她为喜儿设计了用银灰色布料缝制的较贴身的舞台装,并将电影中喜儿灰白色头发设计成银白色。经过艰苦的艺术创作,他们改编的芭蕾舞剧《白毛女》于19552月在东京日比谷公会堂首演,并获得成功,白毛女的悲惨命运也深深打动了日本观众。据清水正夫回忆:那时天气非常冷,但是观众人山人海,连补座都没有了。大幕一落,雷鸣般的掌声响彻整个剧场。


日版芭蕾舞剧《白毛女》剧照 

中国喜儿与日本喜儿相逢北京

中国文化界获知此事,1955年,中国文联主席郭沫若邀请松山树子访问中国,进行艺术交流。101日,在国务院举行的国庆晚宴上,周恩来总理把松山树子以及中国的田华、王昆介绍给与会嘉宾,他说:诸位,今天有日本的白毛女松山树子女士光临,而且这里还有中国的白毛女,我荣幸地把她们介绍给各位。田华是电影喜儿,王昆是歌剧喜儿,松山树子是芭蕾舞喜儿,你们是中日友谊的象征。周恩来还对松山树子的芭蕾舞团发出邀请,说:下次带着《白毛女》,大家一起来。

195833日,清水正夫率领松山芭蕾舞团一行46人到达北京,田汉、阳翰笙、戴爱莲、欧阳予倩等文艺界名人到车站迎接。13日,松山芭蕾舞团在北京的天桥剧场开始了在中国的首次公演。这次演出的《白毛女》是一个40分钟的独幕芭蕾舞剧,松山树子扮演喜儿。中国观众报以热烈的欢迎,通宵排队买票,剧场高挂满座的牌子。而且歌剧《白毛女》、京剧《白毛女》同时在京演出,掀起了一股《白毛女》热。松山芭蕾舞团还到重庆、武汉、上海等地公演《白毛女》《胡桃夹子》等剧目。所到之处,都产生了热烈的反响。这次演出为期2个月,共演出28场。


1958年松山芭蕾舞团在北京演出的节目单


1958年4月19日刊登在解放日报上的松山芭蕾舞团演出广告


张乐平和郁风笔下的松山芭蕾舞团“白毛女”。刊登于1958年04月22日解放日报

此后,清水正夫率松山芭蕾舞团多次访华演出。196411月,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中国国家领导人观看他们的演出并接见全体演员。毛泽东对松山树子说:你们是老前辈了!指的就是松山芭蕾舞团在上海舞校之前就改编了《白毛女》。


1964年11月24日,松山芭蕾舞团访问上海柴油机厂,松山树子(左二)把一枚纪念章送给工厂的业余文艺积极分子。(解放日报资料)

197110月,清水夫妇率团第三次访华,当时正值非常时期,周恩来日理万机。即便如此,还是抽出时间,陪同柬埔寨贵宾及在北京访问的黑田寿男、宫崎世民、中岛健藏、宫川寅雄等日本朋友一起观看了《白毛女》演出,并接见全体演员。事后,清水夫妇得知当时的特殊情况后,感动而泣。此行他们还到上海访问,与上海舞蹈学校《白毛女》剧组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助力上海《白毛女》剧组访日

上海舞蹈学校的经典芭蕾舞剧《白毛女》的雏形,是 1964年春的一个20分钟长度的中型芭蕾舞剧。19655月创编成了一部8场大型芭蕾舞剧《白毛女》,参加“上海之春”首次演出,获得成功。19721月由上海电影制片厂搬上银幕。

19727月,应日中文化交流协会中岛健藏之邀,以孙平化为团长的上海舞剧团(即上海舞校《白毛女》剧组)赴日本公演《白毛女》和《红色娘子军》。此时正值中日关系发生重大转折的关键时刻。上海舞剧团到达日本前夕,日本新任首相田中角荣表示,要推进和平外交,实现同中华人民共和国邦交正常化。周恩来在北京表示欢迎。上海舞剧团711日到达日本后,三木武夫、中曾根康弘两位大臣出席观看了《白毛女》的首场演出。811日,日本大平外相在会见中国上海舞剧团团长孙平化和中日备忘录贸易办事处驻东京联络处首席代表肖向前时正式转告,田中首相要为谈判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访问中国。这次重要的民间外交活动,直接促成了当年925日田中首相访华,以及中日两国签署《联合声明》,宣布两国邦交正常化。


上海舞蹈学校《白毛女》剧照

这次上海舞剧团的访日演出得到了松山芭蕾舞团的鼎力支持。清水正夫全程陪同,并向其开放全部练功场地。他还特意留着一把大胡子,说不亲眼见到中日邦交正常化就不把胡子刮掉。为防右翼分子扔燃烧弹,清水正夫的儿子清水哲太郎和儿媳森下洋子等芭蕾演员都穿着《白毛女》中的演出服,化好妆,戴着手套,提着浸过水的毛毯,等在后台,以防万一发生意外及时补救,而又不影响正常演出。 为了答谢松山芭蕾舞团,上海舞剧团向他们赠送了《白毛女》全剧的录音、服装、头饰、道具等。代表团回国后,周恩来听取了他们的工作汇报,反复强调要感谢清水正夫、松山树子和松山芭蕾舞团的深情厚谊,感谢他们为中日友好作出的贡献。

待上海京剧团亲如家人

笔者有幸与清水正夫先生相识,并有较多接触和交往,深感这是一位宅心仁厚的日本前辈。

1976年,由向旭为团长、孟波、陆汉文为副团长的中国上海京剧团访日演出,当时我供职于上海市文化局,奉派担任出访团的秘书。那次我们应日中文化交流协会和日本民主音乐协会邀请,到日本东京、大阪、横滨、京都等8个城市访问演出,演出了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磐石湾》等剧目。主要演员有童祥苓、沈金波、施正泉、王梦云、贺永华、孙正阳、耿其昌、李崇善等,历时50天。

作为日中文化交流协会常务理事,清水正夫先生全程陪同,日夜操劳,废寝忘食。他很了解我们此行的目的是为增进中日人民友谊、促进文化交流,为演出团安排活动和演出有条不紊。他与日方同事们千方百计为我们安排接触官方和民间各界人士、文化界知名人士、热心于中日友好的人士,他们中有黑田寿男、中岛健藏、池田大作、千田是也、西园寺公一、河原崎长十郎、杉村春子、增田涉、内山嘉吉、石泽秀二等。他安排我们观摩了歌舞伎、能乐、狂言、尺八、民间舞蹈等日本民族艺术,并与日本艺术家深入交流。我们还参观了众多日本著名的人文景观。他得知我也研究鲁迅,专门介绍我与鲁迅的朋友增田涉、内山完造的公子内山嘉吉认识。在大阪,我与增田涉先生会面,他知道我来自上海,格外亲切。他和我详细谈了他当年采访鲁迅时的种种情景,非常激动。我们还合影留念。


清水正夫(左五)与上海京剧团部分成员合影,(右二)为本文作者

清水正夫先生对我们全团生活的照料更是周到体贴,我们出访团到横滨演出时,他知道上海人特别喜欢吃油条,专门到华侨商铺买了一大堆油条,给我们佐早餐,令全团同仁非常感动。我团经常与日方的事务局一起商量工作,气氛十分友好。凡是我们碰到什么困难,清水先生总是在第一时间伸出援手,并帮助妥善解决。所以我们都把他视作亲切的朋友和忠厚的长者。在东京演出时,他还热情邀请我们全团同仁到松山芭蕾舞团做客。清水正夫和松山树子陪同我们参观了剧团和排练厅,还进行了联欢、座谈。我团表演了京剧清唱、民乐小合奏等,他们表演了芭蕾舞片段,我们促膝长谈,亲如家人。当时的情景至今令我难忘。

出入中国国门100多次

上个世纪70年代末以来,清水正夫率松山芭蕾舞团多次访华,演出了《天鹅湖》等剧目。邓小平、李先念、邓颖超、江泽民、李瑞环等中国领导人观看了他们的演出,并亲切会见了清水正夫、松山树子及舞剧团的艺术家们。1996年,松山芭蕾舞团访问中国时,曾向上海芭蕾舞团赠送了舞剧《胡桃夹子》的版本,森下洋子与上芭的杨新华还合演了全剧。

1992年,日本天皇和皇后访问中国回到日本,会见长期从事日中友好活动的人士。皇后对清水正夫说:你们那时编演《白毛女》,还到中国去演出,谢谢你们。

200858日,正在日本进行国事访问的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专程参观松山芭蕾舞团,看望清水正夫一家,受到舞者们最盛大的欢迎。87岁的清水先生和夫人松山树子尽管身体状况不佳,仍亲自迎接胡锦涛的到来。胡锦涛一路搀扶老人到欢迎仪式会场就座。胡锦涛还与清水正夫夫妇及家人、松山芭蕾舞团部分演职人员合影留念,剧团为胡主席表演了《黄河大合唱》片段。

2008625日,清水正夫在日本逝世,享年87岁。在半个多世纪当中,作为日中友协的负责人,清水正夫出入中国国门100多次。他见过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等中国领导人,为中日友谊和文化交流作出了巨大的贡献。200410月,中国文化部授予他文化交流贡献奖。这是中国政府授予外国友人的最高奖项。

清水正夫先生生前有个愿望,那就是要把芭蕾舞剧《白毛女》扩展为全本的大戏。清水哲太郎和森下洋子决心以自己的努力完成父母没有做完的事情,实现父母的愿望。2010年,他们专门邀请上海芭蕾舞团团长辛丽丽等前往日本,帮助整理、创排工作,上海芭蕾舞团无偿赠予了该剧的有关版权。2011年的10月,松山芭蕾舞团第13次访华演出,带来的就是崭新的全本《白毛女》。这次参演的大多是年轻的演员,但是喜儿和大春两位主角由同为63岁的森下洋子和清水哲太郎担纲。森下洋子这位劳伦斯·奥列弗奖等国际芭蕾舞大奖的得主,虽年逾花甲,但在台上依然神采奕奕,舞步轻盈,用丰富而美轮美奂的肢体语言把喜儿的可爱纯朴、喜怒哀乐演绎得淋漓尽致。整场演出,浓烈的感情与优美的舞蹈始终紧密结合在一起。这次剧团带来了一批年轻演员,目的是让年轻一代了解中国,感受中日之间的友好情谊,续写中日两国人民的友谊篇章。

2011109日,他们在上海大宁剧院演出《白毛女》时,再次赢得了上海观众的热烈反响。临近尾声,森下洋子、清水哲太郎与全体演员站立舞台,朗诵了一篇感人至深的最后寄语,寄语中说:很多日本人是通过《白毛女》了解中国,喜欢中国的。《白毛女》是具有世界生命力的艺术题材,通过不断地更新、进化,一定能成为百年经典。令现场观众深受感动。

(本文照片除署名外皆由作者提供。题图为日版芭蕾舞剧《白毛女》剧照)

栏目主编:黄玮 文字编辑:许云倩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