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教育在线 > 文章详情
他们带着老婆孩子终于戴上学士帽,上海在校生规模最大的大学授予千余学子本科学位
分享至:
 (29)
 (3)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徐瑞哲 2019-12-15 21:18
摘要:大女儿比妈妈更早考入了大学,小儿子也读到了妈妈曾经的最高学历:高中。她说:“我们家有3个学生,常在周末一起写作业。”

15日下午,45岁的何海峰带着他正读预备班的儿子,步入上海开放大学国顺路校区,参加全校新一届本科学位授予仪式。与1025名新学士一起,最重要的是在自己儿子的见证下,爸爸终于戴上了学士帽。

何海峰和儿子。

这位理工学院软件工程专业的大龄本科生,已从老家一个修家电的中专生,成了一位与美英同行交流无间的IT工程师。“我让儿子也感受一下,爸爸是怎么读好书、怎么读学位的。”


【夫妻档:同学到同事,二次做同学】

像何海峰这样,带着老婆孩子拿学位证书的上海开大学子还有很多。44岁的曾秋姣在沪创业,膝下一儿一女。大女儿比妈妈更早考入了大学,小儿子也读到了妈妈曾经的最高学历:高中,她说:“我们家有3个学生,常在周末一起写作业。”在学习型家庭中,曾秋姣的幸福感溢于言表。

曾秋姣。

同穿学位服,王聪和姜欣是小两口,也是同事。不仅如此,他俩曾经是同学,现在又第二次做同学。两人从上海农林职业技术学院大专毕业后,双双进入上海光明长江现代农业有限公司工作。王聪驾驶农机,开进口拖拉机;姜欣则坐办公室,搞党政工作。

王聪和姜欣。

2016年起,他们继续“夫唱妇随”,在职攻读上海开放大学崇明分校行政管理专业。王聪对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笑言,本想“陪读陪读”,每个双休日上学时,从东平赶到南门,只要开一辆车就行。

事实并非如此简单。学业之初,王聪就暴露出短板,作为必修课的政治科目不行,令他一度想到放弃学业。“这可不行,单位里都知道我们一起来读书,你挂科了多难看……”这时,老婆的长板“上线”了:在其鼓励与督促下,丈夫加班加点“补课”,结果全部考试均一次性通过。有意思的是,丈夫一路后来居上,后来还拿下全校二等奖学金,“我老婆倒没拿过。”

比、学、赶、帮、超,王聪在公司2017及2018年度举办的演讲比赛中均获一等奖,姜欣则获两次三等奖,在崇明分校“开大欢乐颂 校园书香浓”学生经典诵读比赛也是老公一等奖、老婆二等奖,同读大学的夫妻档还在公司报刊上刊发了35篇文章。如今,他们职级都有所提升,做做“小管理”。

【初高中学历暂停,在职接力学以致用】

对于29岁的朱凌艳而言,因为先天驼背小身材,当年不少专业设有限制,家人担心她学业受阻,完成九年义务教育时就作罢了。但这点残障并没有成为朱凌艳人生的障碍,她在信息服务业企业的客服项目干行政。爸妈也放心了,开始支持她边学边工作。

朱凌艳。

最近六七年,她通过开放大学“直通车”,用4年时间连读中专+大专,从工商管理读到行政管理专业,在读期间还获员工奖。大专毕业时,班主任问朱凌艳愿不愿继续读本科,她一时纠结,怕能力不足。经公共管理学院系主任咨询,老师对她报以信心。于是,2017年春,朱凌艳赴黄浦分校就读城市公共管理专业,次年就获上海开放大学一等奖学金,并获上海市成人高校优秀学员。

“比我想象得更难的,其实是学位论文,”朱凌艳说,本科学习让她更会提出问题、思考问题。她结合所学,从所在小区的消防设施配置中发现不足,由此走访居委会、获数据支撑,发展出一篇改进和完善社区消防的论文。

比起朱凌艳,曾秋姣读完高中也“暂停”学历,从此投入服装加工业,2000年来沪就业,2008年开始创业。“期间还是走过不少弯路的,感觉遇到发展瓶颈,”她坦言,创业公司的核心团队鼓励她作为唯一代表“读科班”工商管理,到开大从大专起步直到本科。

从市场营销、供应链管理到成本控制,她常常带着公司记事本去上课,与自身业务开展实现无缝链接。小企业规模没变,外包订单增长。“眼下,我主要负责前期开发,根据‘前向一体化’理念,正酝酿前移一步,从品牌代工,到自创品牌。”

【带动全班1/3同学,更上一层楼】

创业艰难还兼顾读书,曾秋姣平日在松江分校读夜课,常常九点下课、十点到家,儿女都睡去了。一晚风雨大作,儿子拉着妈妈说:“今天就不上学,陪我吧……”妈妈抓住他的手,“妈妈从不请假,读书就是这样……”五六年来,曾秋姣忙里忙外,但风雨无阻,不曾缺过一节课。她告诉记者,对于不限年龄、有教无类的开放式高等教育机会,她格外珍惜,希望做子女榜样。

同样珍惜开大学历提升机会的中年人,还有何海峰。曾几何时,他投身的家电业开始数字化甚至智能化,同步转型的他也来到上海开大,读计算机应用技术大专。“其他专业仅70多个学分,这个专业要90多个学分。”何海峰日常两点一线晚高峰坐公交赶课堂,途中换站时啃包子解决晚餐,由此也一口口啃下了自己从没接触过的C语言、C++、数据库等课程。在行业上,也转入工程领域计算机辅助设计的一家外企。

尝到甜头的他,作为理工学院前学生会主席和软件工程班班长,还带动大专班三分之一同学,一共十多人“更上一层楼”。如今本科毕业,这位改行成功的工程师,在美国、英国、印度、菲律宾等国际之间开发软件业务。

作为沪上在校生规模最大的高校,上海开放大学校长袁雯告诉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据统计,全校八成在读生都在20岁到40岁,多数都是边工作边学习。值得注意的是,开大学子为圆大学梦而读书的占约七成,为探求新知、提升素养而读的也占六成多。

因此,学校人才培养方案贴着需求走,不单“学历补偿”,更重应用能力,“通过校企合作、送教上门、在岗学习,我们的学习者在哪里,我们的校园就在哪里。”

栏目主编:徐瑞哲 文字编辑:徐瑞哲 图片编辑:徐佳敏
图片来源:李茂君 摄
评论(3)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