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朝花时文 > 文章详情
流沙河先生和都江堰的文缘
分享至:
 (6)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何民 2019-11-28 07:56
摘要:流沙河先生一生居住在成都读书、工作、写作,很少外出,但都江堰市是他一生去得最多的地方,他热爱都江堰,赞美都江堰

前面是终点站,下车没遗憾了!这是睿智、幽默的流沙河先生晚年爱说的一句话。2019年11月23日下午,流沙河先生在成都平静地“下车”了,都江堰市的朋友们闻之不胜悲切,纷纷表示深切悼念。

流沙河先生几十年来关心、帮助都江堰文化事业发展的往事,一幕幕地浮现在大家眼前。流沙河先生一生居住在成都读书、工作、写作,很少外出,但都江堰市是他一生去得最多的地方,他热爱都江堰,赞美都江堰:“如果说,长城今天变成了一曲凝固的音乐,它的存在主要是让旅游者们解读它那宏伟的音符,那么,都江堰却是一首至今激荡着造福于民的、旋律动人的交响诗,它让今人和千秋万代的后人永远吸吮着它那不尽的乳汁。”

流沙河先生在都江堰结交了很多文朋诗友。

上世纪80年代初,都江堰一群文学小青年创办了一份油印诗刊《萤》,薄薄的油印诗歌小册子,竟然在诗坛产生了一定的反响。时任《星星》诗刊编辑的流沙河先生,读了《萤》诗刊上的作品后,应邀到灌县和“萤”诗社的诗友们座谈,指导大家的诗歌创作。他名气大,但在年轻人面前却没有一点架子,讲起话来轻言细语。讲《诗经》,谈《庄子》,条分缕析,丝丝入扣,让广大诗友大呼过瘾。座谈会后,流沙河老师还应邀为《萤》诗刊题字:“星是天上的萤,萤是地上的星;一颗落下来,是流萤;一只飞上去,是流星”。落款也非常低调:“《星星》工作人员流沙河”。之后,《星星》诗刊还专门安排版面选发《萤》诗刊上的作品,并特地注明选自《萤》诗刊,极大地鼓舞了“萤”诗社诗友们的创作热情。

上世纪80年代末,都江堰市创办了综合性文化刊物《青城文荟》,宣传部门邀请流沙河等知名作家到青城山商讨如何办好《青城文荟》。《青城文荟》是当时全国少有的有公开刊号的县级刊物。流沙河老师一听是都江堰创办的刊物,不顾身体欠佳,赶到青城山下的会场,对如何办好《青城文荟》提了许多宝贵意见。据都江堰作协主席马及时回忆,他不仅提建议,还亲自参加《青城文荟》的编辑、审稿,指导编辑部的年轻人编排、设计。一次,《青城文荟》的稿件已经编排完成,只等第二天下厂印刷了。不料,晚上已排好版的铅字被小偷偷了,无奈之中只好重新排版。流沙河先生听说后,亲自赶到印刷厂帮忙校对。为了赶时间,工人排一版,他校对一版。大热的天,热得他只穿一件背心上阵干了一整天,在场的人都非常感动。

流沙河老师热爱都江堰,关心和扶持都江堰的文学发展,但凡都江堰的文学青年有事相求,他都非常乐意相助。都江堰市作协要办一份《都江堰作家报》,有人提议请流沙河先生题写报头。当时流沙河先生的书法已经很有名气了,登门求书法作品的人很多,市场行情看涨,价格不菲。作协没钱,有人担心老先生会不会写哦。马及时抱着试一试想法,和爱人帅梦华一道到成都登门求字。没想到,流沙河先生一听是给都江堰作协的报纸题写报头,说,别的字可以不写,都江堰作家报的字要写。后都江堰的文友们拿到有流沙河先生题写报头的《都江堰作家报》,好高兴哦。

马及时要出作品专集,想请流沙河老师题写书名,又怕被一口拒绝。忐忑不安地给沙河老师写了一封信,沙河老师竟然爽快地答应了。马及时后来出文集,又想找流沙河老师题写书名,为了表示感谢,给沙河老师买了点茅梨作为礼物。没想到沙河老师差点就将他拒之门外,说:“马及时,不许搞这些俗套哈,下不为例!”迄今为止,流沙河老师给马及时题写了五六本书名。出版社的编辑,见马及时的书都是流沙河老师题写的书名,说,怕是要好多钱哦!后听说一分钱没花,很吃惊,说,好多人给钱沙河老师,都不一定写。他对你们都江堰的作者真好啊。

都江堰市的柳街镇是文化部授予的诗歌之乡,已连续举办了几届“中国(都江堰)田园诗歌节”,这里的农民成立了新时期最早的一家农民诗社“柳风农民诗社”,大家“农时各自勤耕种,闲来相聚共吟哦”,诗歌创作蔚然成风。流沙河先生非常喜欢这些接地气的农民诗人,常来指导帮助“柳风农民诗社”的诗歌创作。2009年元月,都江堰柳街举办庆贺荣获“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诗歌之乡”座谈会,柳风诗社邀请流沙河先生参加。流沙河先生虽然年事已高,身体有病,仍欣然前往。不仅对柳风诗社给予指导和鼓励,并应诗社社长邱岗之请,题写了“诗是我的故乡”,给柳风诗友们极大的鼓舞。

都江堰市有一位青年作者叫林赶秋,钻研文史颇有造诣,擅长文史散文写作,2007年在成都晚报上开专栏“城史”,介绍成都历史文化。流沙河先生看了林赶秋的文章后,非常欣赏。他通过晚报的编辑马小兵,赠书给林赶秋,并题辞鼓励:“林赶秋先生,大作之见于晚报者,篇篇读了,您写得好。拙作小册托小兵先生转上。”这在都江堰传为佳话。

都江堰市整治杨柳河街,修建了一座柳河坊,想请流沙河老师题写“柳河坊”三个字。当时沙河老师年事已高,但对都江堰来的人,还是欣然应允,题写了“柳河坊”三个字,为整治后的杨柳河和杨柳河街增色不少。

流沙河先生走了,都江堰人十分怀念他老人家,怀念的最好方式就是记住他对都江堰的帮助,记住他的作品: 

就是那一只蟋蟀

钢翅响拍着金风

一跳跳过了海峡

从台北上空悄悄降落

落在你的院子里

夜夜唱歌 

就是那一只蟋蟀

在《豳风·七月》里唱过

在《唐风·蟋蟀》里唱过

在《古诗十九首》里唱过

在花木兰的织机旁唱过 

在姜夔的词里唱过

劳人听过

思妇听过 

……


图一:流沙河先生

图二:流沙河和《星星》诗刊编辑部的老师到罐县和“萤”诗社的诗友们座谈

图三:流沙河先生给“萤”诗社的文友题辞

(本文编辑朱蕊     图片由作者提供)

栏目主编:黄玮 文字编辑:朱蕊 题图来源:IC photo 图片编辑:朱瓅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