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上书房 > 文章详情
对话作者|梁小民:经济学,原该这么有趣
分享至:
 (3)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梁小民 王一 2019-11-16 08:38
摘要:经济学家梁小民一直有一个“野心”:重写一部经济学史,通过实事求是地评价历史上那些有意思的经济学家与那些重要经济学书,缀成一部非完整的经济学进步史。

马歇尔在《经济学原理》中谈道:经济学是一门研究财富的学问,同时也是一门研究人的学问。

经济学家梁小民一直有一个“野心”:重写一部经济学史,通过实事求是地评价历史上那些有意思的经济学家与那些重要经济学书,缀成一部非完整的经济学进步史。

经过多年构思和笔耕不辍,《话经济学人》和《读经济学书》终于写就。

通过对80多位中外杰出经济学大师的塑像和50本经济学著作的解读,梁小民带领我们换个角度认识经济学,同时也为对经济学感兴趣的人们提供了一份有价值的书单。

杰文斯:经济学界的“伯乐”

杰文斯

我知道的第一个西方经济学家的名字大概是杰文斯。上大学前我不知道什么是政治经济学(当时中学没这门课),更别提什么西方经济学了。上大一“政治经济学”经济危机理论时,老师告诉我们,资产阶级经济学家用太阳黑子来解释经济危机,还形成一套理论,这个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叫杰文斯。当时我觉得,这个资产阶级经济学家为资本主义辩护的手法也太拙劣了,太阳黑子与你们的经济危机有什么关系?

以后我就一直想知道杰文斯是什么人,上研究生后知道了杰文斯是一位非常伟大的经济学家,太阳黑子理论也不是简单地把经济危机与太阳黑子联系起来。杰文斯在研究时发现,太阳黑子的周期和经济周期在时间上有吻合之处,都约为10年一个周期。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太阳黑子影响农业收成,农业在经济中的地位相当重要,农业又会影响工业和其他经济活动。这样,他就把太阳黑子的出现与经济周期联系在一起。他和他的儿子(也是经济学家)研究了大量统计资料,力图从中找出规律。尽管这种理论现在看来不能成立,因为太阳黑子对农业的影响有限,仅仅是农业也不足以引起经济周期。但这是一种科学探讨,他们父子的态度极为认真,失败了也没什么。

在经济学史上,杰文斯是一个极其重要的人物,他和瓦尔拉斯、门格尔并称为边际效用学派的三位创始人。他的贡献首先是边际效用价值论。他接受了边沁的功利主义思想,用效用来衡量福利,并把效用作为一种主观感觉。这是边际效用论作为主观价值论的出发点。他区分了总效用和最后一度效用,并说明了最后一度效用的衡量。最后一度效用就是边际效用。他还认识到边际效用递减规律。他把经济学分为以效用为基础的价值分析、经济政策与货币市场、经济危机。其中以效用为基础的价值分析是基础。

这样,杰文斯就开创了由古典经济学的客观价值论向边际学派的主观价值论的转变,也使经济学的研究从生产转向需求和消费。这是经济学的一次飞跃。

杰文斯的另一个贡献是把数学运用于经济学。他早年就写过《政治经济学一般数学理论简述》。在《政治经济学原理》中,他把经济学定义为“快乐与痛苦的微积分”。他用数学工具来表述的各种理论,包括交换论、劳动和生产交换理论、地租理论,以及资本和利息理论。用边际分析法研究变量之间变动的关系,本身就可以用微积分来表示,因此,边际分析法与数学在经济学中的运用也是同步的。杰文斯当然不是在经济分析中使用数学的第一人,但他用数学工具来表述与论证经济学理论对数理经济学的发展有重大的推动作用。

读到这里,读者一定会问,你不是写经济学中的伯乐吗?这些事与伯乐无关啊。以上我写的不能算杰文斯独一无二的特点。提出边际效用理论并在经济学中运用数学的,他也不算第一人。但能在茫茫书海中发现前人有意义的著作,并使那些被淹没的明珠放光芒的,经济学家中杰文斯是独一无二的。

现在学经济学的人都知道戈森以及戈森关于效用的两个定理。但戈森生前并不得志,思想没人理解。尽管德国经济学家考茨和兰格提到过这本书,但并没有认识到它的价值。杰文斯发现了它的意义。杰文斯在自己的《政治经济学原理》第二版中特别指出:“戈森对经济学理论的一般原理与方法,是在我之先发表了我所抱的见解。据我所知,他对于基本理论的探讨比我的探讨更为综括,更为彻底。”正因杰文斯(还有瓦尔拉斯)的介绍,这本书才引起人们的重视。而且,杰文斯对这位先辈的崇敬和高度评价,令今天许多争某种理论发明权的人汗颜。

陈岱孙:宽容不是无原则的

陈岱孙 

陈岱孙先生是经济学界的一代宗师。陈老去世之后,我经常回忆起与陈老在一起的时光。我不断问自己,陈老为什么能得到所有人的真正尊敬,他身上有一种什么样的精神魅力?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陈老的气质是什么?我想,陈老是最后的贵族。

陈老幼年受过良好的中国文化教育,国学造诣相当深,我陪他外出时,常见他带一本古书作为消遣。以后又留学美国,西学亦精。陈老也像他们那一代人中的许多学者一样学贯中西。这一点体现在他的文章、讲课和言谈中。

客观地说,陈老一生公开发表的文字并不多,收入《陈岱孙文集》的著作共90余万字,其中包括他的博士论文的中译本和《从古典经济学派到马克思》这本专著。此外,陈老主编了《政治经济学史》以及他与厉以宁教授共同主编了《国际金融学说史》。应该说明的是,他不是那种挂名主编。这两本高水平的学术著作从制定大纲、编写到审阅,都渗透了他的心血,体现了他高深的学术造诣。陈老写的文章数量不多,但每有文章问世,就引起经济学界的高度评价。

我有幸两次听陈老讲经济学说史。一次是读大学本科时,另一次是研究生时。第一次听陈老上学说史时,我对这门课一无所知。听陈老讲课,这些陌生的概念、理论变得清晰、明白起来。我上研究生时,陈老已近80岁了,他最后一次讲经济学说史大课,他讲的内容给了我许多启发。如果说大学时听陈老的课让我们入门,这次听陈老的课则让我们提高。深入浅出,通俗之中蕴含着深刻,这正是一个人学问精深的体现。

陈老并不是一个无原则的人,他也有强烈的正义感。对于社会上的各种丑恶行为,他一点也不宽容。在教研室开会议论各种社会问题时,陈老一再主张乱世用重典。他说,像三娘教子那样,把棍子高高举起,轻轻打下,是不解决问题的。陈老的亲属唐斯复女士曾回忆说,陈老对腐败深恶痛绝,只要看到电视新闻中有腐败曝光,便会蹦出一句:“宰!”宽容不是无原则的,对朋友、同事的关爱,对不同观点的容忍、鼓励,对丑陋行为的恨,这才是真正的宽容精神。一个没有正义感的人,谈不到宽容。

也许我用“最后的贵族”来概括陈老的精神与气质不够准确。但我想强调的是陈老的精神境界的确不同凡人。在我的心目中他的气质真正称得上“贵族”二字。回忆陈老的一生,我总想起司马迁《史记·孔子世家》中对孔子的评价:“诗有之,‘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把这个评价用于陈老,我想是恰当的。

《国富论》:哲理让人折服

亚当·斯密

亚当·斯密《国富论》的原名是《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这是最早引入中国的经济学名著,当时严复把书名译为《原富》,大概是仿韩愈的《原道》而来吧。从本质上说,《国富论》之所以被称为经济学皇冠上的明珠,至今仍为我们重视,就因为它是市场经济的“圣经”。

每个人都从利己的目的出发从事经济活动,会使整个社会国民财富增加吗?斯密的回答是肯定的。他说:“各个人都不断努力为他自己所能支配的资本找到最有利的用途。固然,他所考虑的不是社会的利益,而是他自身的利益,但他对自身利益的研究自然会或者毋宁说必然会引导他选定最有利于社会的用途。”利己的行为必定有利于社会,是因为有价格这只看不见的手在引导每个人的行为。这就是说,斯密说的“看不见的手”就是价格。价格指引实现资源配置最优化是市场经济的核心思想。这正是斯密在经济学中最伟大的贡献。

斯密在《国富论》中完整地论述了市场经济的基本思想,以后的经济学家都是对这些思想的完善与发展。在这种意义上说,学习经济学的人不可不读《国富论》。

斯密是一位大师级的经济学家,几乎无所不知,且对许多问题都有令人叫绝的见解。例如,斯密并没有来过中国,但他通过读书和与朋友交往对中国的了解,你不得不佩服。斯密对中国的评价是:“中国一向是世界上最富的国家,就是说,土地肥沃、耕作最精细,人民最多而且最勤勉的国家。然而,许久已来,它似乎就停滞于静止状态了。”这种说法我们现在都熟悉,但出自一位没来过中国的、18世纪的经济学家之口,就令人敬佩了。

读《国富论》中最令人感兴趣的是他的一些哲理名言。他说:“社会最大部分成员境遇的改善,绝不能视为对社会全体不利。有大部分成员陷于贫困悲惨状态的社会,绝不能说是繁荣幸福的社会。”这种公正观今天仍未过时。他还说:“大多数人对自己的才能总是过于自负。”“对自己幸运妄加猜测,比对自己才能过于自负,恐怕还要更普遍些。”“每一个人,对得利的机会,都或多或少地作出了过高的评价,而大多数人,对损失的机会,都作了过低评价。”这类话还有不少。当读《国富论》时,读到这些话,的确使人精神为之一振,为大师不经意间说出的人生哲理所折服。

还应该指出,斯密的另一本重要著作是《道德情操论》。在《国富论》中,斯密强调了人性中利己的一面,在《道德情操论》中又强调人性中同情心、利他的另一面,把市场经济作为一种建立在某种道德规范之上的经济。这两本书的统一才是斯密完整的市场经济思想。《道德情操论》难读一点,但仍值得一读。

《大败局》:成功企业家更要读

《大败局》记载了瀛海威、秦池、爱多、玫瑰园、亚细亚等(企业)的兴衰史。如今,这些当初无人不晓的企业已经成为历史遗迹,甚至无人知晓了。他们的企业没了,产品没有了,一切有形的痕迹都找不到了,但他们以自己的牺牲给我们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深刻的教训。

在市场经济的初期总是英雄创造企业,而不是企业造就英雄。成就这些企业的是张树新、姬长孔、胡志标、刘常明、王遂舟这些曾经呼风唤雨的人物,但使企业垮台的同样也是这些人。真一个“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刚刚起步的企业当然不会有什么公司治理结构,也不会有制度化的决策与管理。

人治使这些人可以很大程度地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也可以使他们为所欲为地消灭这些企业。在这种人治企业中,企业成败靠的是人,所以,这些企业失败的根本原因还在于这些人本身的素质,即企业家素质。我们说的企业家素质还不是学历和文化水平。应该说,在市场经济初期,成就一番事业靠的不是学历和文化,而是对市场的敏感、胆大。有些有学历和文化的人往往受到许多传统观念的束缚,很难成就什么事业。而且,企业家是一种天才,不是靠上学能学到的。

所以,第一代企业家还是草莽英雄多。我们所说的企业家的素质是指这些人的人格修养和品质。导致他们失败的修养和品质,也不完全是他们个人的问题。这些企业家的血液里浸透了成长环境的特点。

山东的秦池,广东的爱多,都曾是中央电视台的广告标王,但没有过硬的产品,称王又有什么用呢?亚细亚想靠“诈贷”、非法集资等方法迅速扩张,但这种非法行为能维持多久呢?飞龙的姜伟居然置专利权法于不顾,要用伟哥这块牌子,且敢与辉瑞公司打一场明知必败的官司。做了这样不可能的事,不垮台还会怎么样呢?

已经失败的企业家读这本书已没有什么用了。应该读这本书的是那些依然风光的成功企业家。成功与灭亡就是一瞬间的事。如果现在的成功者不以过去的失败者为鉴,他们就会成为前仆后继的失败者。

(选自《话经济学人》《读经济学书》,东方出版中心出版,经作者授权后发表)

读书周刊:您为什么要写《话经济学人》?

梁小民:我对传统的经济学说史有些不满。在我看来,以往写经济学史的人不知内心如何想的,让我们看到的是一副判官的模样。他们对历史上每个经济学家都进行严格的审判。一本经济学史往往成了一本对历史上经济学家的缺席判决书。这使我产生了一个“野心”:重写一部经济学史,应该实事求是地评价历史上的经济学家,不敢说为他们“翻案”,无非是讲点自己的看法。

我是抱着崇敬的心情来看待前辈经济学家的。我觉得每一个人,无论他多么伟大,都有时代局限性,不能要求他们“高大全”。但他们能在经济学史上留下名,他们的著作今天仍有人在读,说明他们作出了贡献。他们一个一个贡献连续起来,就是一部经济学进步史。

读书周刊:能够成为经济学家的人是否有某种共性?

梁小民:一方面,其中确实有些人可以称作天才,他们真的聪明;另一方面,只有聪明还不够,他们大部分人比起一般人来说更下功夫,读了很多书,不断观察社会现实,不断思考,形成自己的见解。

读书周刊:这么多经济学家,您最喜欢哪一位?

梁小民:我非常仰慕的经济学家是戈森。现在我们经常说边际效应,这个学说就是他建立的。但是他生前默默无闻,非常寂寞,书卖不出去,穷困潦倒。即便这样,他仍然坚持自己的研究,没有放弃。

戈森

还有很多中国的经济学家也很让人敬佩,他们中的许多人经历了很多磨难。比如说于光远先生,上世纪80年代,他对于我国思想解放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于光远

读书周刊:读经济学家的故事,对我们了解经济学知识有什么帮助?

梁小民:非常有帮助。经济学家的故事和他们的经济思想是相关的,通过他们的故事,可以更好地理解他们的思想。

此外,人物传记也是励志的小说,我想这本书对大家也有励志作用。

读书周刊:《读经济学书》解读了50本书,您选书的标准是什么?

梁小民:读书我强调兴趣。无论是鸿鹄之志的远大目标,还是燕雀之志的黄金屋、颜如玉,都不能成为读书持久的动力,只有兴趣才是读书永恒的核动力。这50本书都是我感兴趣的。

读书周刊:50本书并不都是经济学类的书,还有《红楼梦》《莎士比亚全集》等。

梁小民:经济行为是人类最基本的行为,经济利益也是各种冲突与矛盾的焦点。各种书都有意无意地反映了经济学的道理,而且绝大部分是无意的。比如《红楼梦》,曹雪芹大抵生活于亚当·斯密的同时代,他没有研究经济学,但从《红楼梦》中仍可以悟出许多经济学道理。金庸生活在当代,他完全是一个经济学门外汉,但他的武侠小说中有许多经济学思想。再看莎士比亚,他当时从未介入金融学相关问题的争论,但他的《威尼斯商人》却反映了多年来金融史中的核心问题:利率如何决定?多高才合理?只要你有心,什么书中都可以看到经济学的道理,都可以加深自己对经济学的理解。

读书周刊:其中,哪本书对您产生过比较重要的影响?

梁小民:《国富论》。很多人读《国富论》,只关心他谈到的劳动价值论。其实亚当·斯密不仅仅关注价格的作用,还解释了市场经济中可能会出现的种种问题。什么是经济学大师?就是看得很全面、很深刻。比如说诈骗,这个问题在市场经济中很突出了,但他当年就预料到了这个问题。很多人没有真正读懂《国富论》。

此外,《国富论》英文原版的语言也是很美的,我在康奈尔大学的时候,发现《国富论》的英文原版还是国外一些文学专业学生必读的范文。《国富论》我看过好多次了,对我的影响很大,每一次看都能根据当下的形势感受到一些新的东西。

读书周刊:经济学家和经济学书还有很多,您会接着写下去吗?

梁小民:我对写介绍书的文章极有兴趣,有时读了一本好书激动万分,有写一篇文章的冲动。我的乌托邦理想是每年写一本介绍书的书,介绍20本书,写6000字左右的介绍文字,包括书的作者、背景、内容、分析等,帮助大家读书。这个系列就叫《读书破万卷》,现在已经写了近10篇了。计划每年一本,出到什么时候就取决于老天还让我活多久了。

(插画:赵晶晶,制图:柳友娟)

栏目主编:顾学文 文字编辑:王一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