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朝花时文
提到著名文学杂志《收获》的创办人,人们通常想到的是巴金先生,其实还有一位共同创办人,那就是靳以先生。梳理复旦大学校史,“靳以”是绕不开的名字。今年是靳以先生诞生110周年、逝世60周年,本文作者在档案和史料中寻找靳以在复旦求学的各种细节,从而使我们了解到一个文学青年是如何在一个优质学府中养成的。
作者:读史老张 2019-09-05 07:49
(4)
(2)
小说好,但有人读之过于痴迷,甚至把自己代入角色,这就容易“出状况”了。
作者:苗连贵 2019-09-04 07:49
(3)
(1)
其实我当时非常灰心,每天在沙石砖头里混,我都弄不清理想在哪里。
作者:杨力 2019-09-04 07:48
(5)
(3)
这类雷剧能“弘扬爱国主义”吗?恰恰相反。
作者:秦绍德 2019-09-03 13:24
(10)
(1)
当故事情感特别饱满,而观众已经疲软时,这一定是叙事过于分散、叙述情绪过于单一导致的。
作者:墨愚玩 2019-09-03 07:50
(2)
(0)
同学们全都惊呆了,整本册子都是标准的“周体”,每一篇作文都是周老师亲自用钢笔在蜡纸上一个字一个字刻印出来的。
作者:陈祝义 2019-09-03 07:50
(2)
(0)
小时候每逢过年都要到曹家渡亲戚家去拜年,总要趁机溜到三官塘桥苏州河边去看船。
作者:叶良优 2019-09-02 09:02
(3)
(1)
烤料豆的当然不只是我一个人,于是教室里便充溢了浓浓的豆子或者玉米的香味。
作者:安宁 2019-09-01 07:51
(9)
(2)
前海、后海、西海,三海构成什刹海;每一海都是景色旖旎、人影散乱,每一海都有揽胜之地、绝妙之境。
作者:张金刚 2019-08-31 07:55
(4)
(1)
如果你读过《浮生六记》,认识了芸娘,那么你不妨也去读读《秋灯琐忆》,认识一下秋芙。因为她们是“古代中国最可爱的两个女子”。
作者:王坚忍 2019-08-30 07:44
(5)
(0)
大雁又飞回衡阳了,一点也没有停留之意。黄昏时,军中号角一吹,周围的边声也随之而起。层峦叠嶂里,暮霭沉沉,山衔落日,孤零零的城门紧闭。
作者:郑学富 2019-08-29 07:54
(4)
(1)
拍过《天堂电影院》《海上钢琴师》和《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的托纳多雷说,如果一块表走得不准,那它每一秒都是错的,但如果这表停了,那它起码每天有两次是对的。
作者:周云龙 2019-08-28 07:51
(5)
(1)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