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纵深 > 文章详情
首尔每新增一例确诊病例,我的手机都会响一下| 海外同胞口述
分享至:
 (6)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吴越 2020-03-17 08:00
摘要:对于突发自然灾害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韩国是有准备的。

口述:陈璐  整理:吴越  所在地:韩国首尔

【就算只有1个学生,也要坚持开课】

来韩国6年,我一直在这里当汉语老师。3年前想再给自己“充充电”,便报考了成均馆大学,过上了在首尔一边读书、一边工作的日子。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我工作的高考补习班一直照常开课,没有休息过一天。来这里学习的都是准备到中国读大学的韩国高中生。2月底、3月原本是他们参加留学生高考的日子,但因为疫情影响,中国高校都推迟了考试。确切的考试日期目前还没有定数,学生们都不敢放松,仍处于紧张备考的状态。作为老师,我们自然也不能“任性”停课。

给学生和老师准备的洗手液和消毒纸巾。

2月中旬大邱的疫情爆发之前,韩国的确诊病例数维持得还算稳定。那时来上课的人很多,一个班有将近20个学生。现在韩国的确诊病例数超过了8000,首尔的韩国大厦在几天前出现了聚集性传播事件,感染人数超过了100,部分学生就不来上课了。一个班的人数降到了五六个人,最少时讲台下面只有一两个人。尽管如此,我们代表(相当于中国的部门主管)说,就算只有1个学生,也要坚持开课。

疫情期间,补习班没有给老师和学生规定防护措施,大家全凭自觉。老师们中大多是中国人,防护意识强,上课时都戴着口罩。学生相对比较随意,有人戴着口罩,有人没有。

首尔的口罩现在不太好买,市面上有的基本都涨价了,每只的价格(换算后)从五六元人民币涨到了二三十元人民币。为了保障民众的需求,首尔规定每人每星期可以凭身份证去药房买两个口罩。我在过年的时候未雨绸缪,买了几十只口罩,本想寄给国内的家人,但没有寄成,现在这些存货就变成了我的安全保障。

首尔街头排队买口罩的人。

【夜生活的“江南style”冷清了不少】

我上班的地方和住所都在江南区,就是那首脍炙人口的《江南style》中所唱到的区域。首尔地铁2号线江南站周边办公楼林立,商场、餐厅多。疫情之前,地铁站里总是摩肩接踵,人们习惯到那里享受丰富的夜生活。最近上下班时,我发现江南站的人流显著减少,除了上班族照常通勤外,过来购物、游玩的年轻人少了很多,店铺售货员也都戴起了口罩。听朋友说,首尔著名的观光旅游区梨泰院也冷清了不少。

地铁江南站,白天与夜晚,人都少了许多。

首尔地铁2号线,上班族照常通勤,人们大都戴着口罩。

疫情之前,我不太自己做饭,朝九晚八的工作节奏耗费了大部分精力。最近情况严重起来,我基本上每天下班后回到家,把第二天的饭菜做好。做的都是些抚慰我的中国胃的家常菜,比如鸡腿、青椒炒蛋、土豆丝、麻婆豆腐。我租住的公寓在首尔大学附近,相对比较安静,生活也很便利。经常去光顾的菜市场和超市,新鲜蔬菜、肉类和生活用品都很充足,价格也没有太大变化。不过首尔的消费本来就比较高,一般一瓶矿泉水要6元人民币,一个小青椒要5元人民币。

菜市场依然开着,超市货源充足。最近减少外食,尽量自己做饭。

相对欧美国家来说,韩国的网购比较发达。住在首尔,收外卖、收快递的频率和在国内差不太多。这里的网络购物和网络订餐的丰富性虽然不如国内,但想买的东西都能买到,物流速度也很快。懒得做饭时,我就叫外卖,送餐小哥会直接把外卖送到家门口。

【政府利用手机给民众发送实时信息】

在异国打拼,辛苦是一定的,这不可怕。可怕的是原先的生活戛然而止。听朋友说,疫情爆发以来,有的补习班已经让一些中国老师离开了韩国,也有一些人的生意一落千丈,还有人因此失业。相比之下,我只是没能回国过春节,4月份的法国旅行无法成行,总体上还是幸运的。

街头的宣传告示牌。

生活在这里,我是有安全感的。这几天韩国新增新冠肺炎病例持续下降,我想,这与韩国政府积极的防控举措有关。对于突发自然灾害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韩国是有准备的。在应对之前的中东呼吸综合征和非洲猪瘟疫情后,韩国政府与电信公司研发了软件,利用手机及时发布实时信息。现在,首尔每新增一例新冠确诊患者,我都会立即在手机上收到紧急通知。打开软件,还可以看到确诊患者与自己距离多远,患者此前的具体行动路线、接触过哪些地点也都会详细地公布出来。信息的公开和透明,减少了民众们不必要的担忧。

 一旦有人确诊,市民的手机上就会收到紧急警报。

栏目主编:龚丹韵 文字编辑:吴越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雍凯
图片均受访者提供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