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纵深 > 文章详情
只知道云观展?数字时代,博物馆这样吸睛
分享至:
 (24)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吴越 2020-03-16 07:55
摘要:在今天的观众看来,打开博物馆网页,在数字展厅观赏展品,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因为疫情防控的要求,许多博物馆仍处于闭馆状态,但人们仍可通过云观展的方式纵览各类艺术作品。博物馆数字化建设也因而得到了更多人的关注。

事实上,随着近年来数字化、三维建模、移动互联、云计算等各类新技术在博物馆领域的应用,世界各地的博物馆都已呈现出了智慧新面貌。不论是在线上还是线下,逛博物馆这件事都变得越发有趣起来。


【实地到访也未必了解的信息】

在今天的观众看来,打开博物馆网页,在数字展厅观赏展品,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在1995年,法国卢浮宫把藏品从展厅搬上网络之时,云观展的概念对人们来说还十分新奇。

在卢浮宫网站向大众开放的头几年,其网页上的内容比较“简陋”,只有对博物馆历史和参观信息的简单介绍。即便如此,2001年,网站的浏览人数也超过了600万,而当年实地参观人数是550万。2002年,时任卢浮宫馆长亨利·卢瓦雷特宣布,卢浮宫开始网络改造计划。他表示,卢浮宫已经不满足于做世界上最大的博物馆,还要做世界上拥有最完备教育功能的虚拟博物馆。

在里昂信贷、咨询业巨头埃森哲和软件公司蓝色马蒂尼的三方资助下,2004年7月,卢浮宫新网站正式推出。卢浮宫把3.5万件馆内公开展示的藏品以及13万件库藏绘画放上网站,并提供了法语、英语、西班牙语和日语四种版本的3D虚拟参观项目。人们可以在网站中选择感兴趣的项目进行3D虚拟参观。在3D虚拟空间里,首先可以看到虚拟展厅的全貌,虚拟展厅可放大、缩小、左右移动,移动鼠标或是通过键盘操作便可进入展厅,欣赏画作。

2005年,卢浮宫网站又开通电子商务功能。

法国卢浮宫。    新华社 发

2018年,卢浮宫全年参观人数突破千万。次年,为了让参观者有更好的观展体验,现任馆长让-吕克·马丁内兹表示,卢浮宫有意控制了参观人数,避免“爆馆”现象发生。显然,对博物馆来说,线下参观人数不可能无限制增长,过多的参观者对场馆运营和维护来说也是“不能承受之重”。在这种情况下,虚拟博物馆的优势便可以体现在线上,博物馆可以花更少的运维费用,接待更多世界各地的参观者。

在学者看来,云观展的方式能够强化大众的自我学习意识。打开卢浮宫官方网页,下载指定的媒体播放器之后,人们就能轻松地在网上完成一次3D“虚拟参观”。古代东方、古埃及、古罗马和希腊艺术、绘画、素描、雕刻、工艺美术等七大馆的大门都为参观者打开,被称为镇馆三宝的《蒙娜丽莎》《米罗的维纳斯》和《胜利女神像》都不再遥不可及。

在网站上,卢浮宫提供的数万件艺术品的简介,与现实中贴在作品下面的标签完全一样。这意味着通过网络游览,观众能够获得卢浮宫馆藏的图文信息。更重要的是,在虚拟博物馆中,人们可以搜索到许多重要藏品的详尽背景资料介绍。而这是观众实地到访卢浮宫,进行走马观花式参观所无法了解到的信息。

对那些准备去巴黎实地参观的人来说,这个网站也可以帮助他们提前做好“功课”。网站能够提供三维互动地图,帮助参观者制定参观路线。这样,人们在400个迷宫一般的房间里迷失的可能性,至少会降低一半。

卢浮宫网站截图。

【互动装置成为“必去打卡点”】

比卢浮宫“年轻”许多的苏格兰国家博物馆,也开发了免费对公众开放的线上博物馆探索栏目。

苏格兰国家博物馆位于爱丁堡,由1866年开放的皇家博物馆和1998年开放的苏格兰博物馆两部分组成,二者于2006年合并。馆藏的数万件展品涵盖了地质、考古、自然历史、科技、艺术和世界文化等诸多方面。

图片来源:苏格兰国家博物馆网站

大量藏品让人目不暇接,人们该如何选择感兴趣的内容?

为了帮助受众快速锁定自己想要了解的内容,苏格兰国家博物馆按照形式、主题和关键词,对线上内容进行了分类。人们可以阅读由行业专家撰写的关于苏格兰历史与考古的长文章,也可以观看以维多利亚时代的摄影先驱、中国的十二生肖或是古埃及牧师的一天为主题的短视频。对于注意力不那么容易集中、不愿意阅读文字的孩子们,网站还提供了趣味游戏,帮助孩子们在玩乐中学习有关世界文化的新知识。这些纵观古今、包罗万象的内容,还可以用于学校的课堂教学,或是家长们的亲子教学。

除了线上丰富的教育资源,苏格兰国家博物馆还因其馆内诸多数字化互动装置而深受参观者的喜爱。馆方根据装置的受欢迎程度,还在网站上列了一张馆内“必去打卡点”的表格,将装置的特色和所在位置介绍给参观者。

“发电仓鼠轮”就是其中一个“打卡”地。这个位于科学与技术展厅的装置被装扮成了放大版的仓鼠轮的模样,人们可以通过在仓鼠轮中的走动带动装置发电,从而点亮整个展厅。在机器人展厅,则有渴望认识新朋友的机器人等着参观者。人们可以对着机器人大声说出自己的名字,随后等待机智的它在显示屏上把名字拼写出来。

图片来源:苏格兰国家博物馆网站

位于伦敦的英国科学博物馆也是互动展览领域的佼佼者。在这里,孩子们可以抛开枯燥的书本,亲手按动电钮,看机器运转,甚至和机器人玩“剪刀、石头、布”的游戏。妙趣横生的视频动画、憨态可掬的动漫人物、饶有趣味的互动游戏都大大增加了普通民众和文化的融合度。

【博物馆应用程序“各显神通”】

在博物馆数字化的浪潮中,全球各大博物馆联盟也开始对博物馆的科技创新内容展开评比。其中,最佳博物馆手机应用程序的角逐总是特别激烈。更令人惊喜的是,许多高品质的博物馆应用虽然花费了不少资金用于升级,但依然坚持“分文不取”,向世界各地的参观者们敞开大门。

日本国立文化财机构推出的“e-Museum”便是一个关注度颇高的手机应用。这款应用集合了东京国立博物馆、京都国立博物馆、奈良国立博物馆、九州国立博物馆4所博物馆馆藏的约1000件国宝,配以高清图片以及解说,同时支持放大浏览。经过技术的加持,部分绘画经卷甚至可以从卷首至卷末连成一体,达到无缝浏览的效果,浏览体验非常畅快。这款应用还有书签功能和搜索功能,方便参观者通过名称、类别、年代、作者出生地、地区、世纪、指定类别、收藏家等分类内容进行检索,十分贴心。

应用程序截图。

这类应用以图片展示为主,通常附有详细的背景介绍及馆藏位置说明,有的自带语音功能,制作精美,可以使用户足不出户游遍博物馆。但它们的问题在于缺少互动,一般只是支持用户将喜欢的艺术作品和文物图片通过邮件或社交软件进行分享,更适合具有一定历史人文基础、专注了解藏品的成年用户群。

拥有300万件藏品的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手机应用下载量也非常高。作为世界上最著名的艺术博物馆之一,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大方”地把伦勃朗、丢勒、委拉斯开兹、戈雅等著名画家的数百张高清画作图片放在了应用程序中。人们可以通过年代、流派、画家名字这三种不同的查找方式,选择自己心仪的作品。

应用程序截图。

此外,馆方还根据藏品主题开发了若干互动游戏。其中一款游戏特别考验玩家的鉴别能力,要求玩家分辨两张高度相似的照片孰真孰假。游戏中用到的照片素材都是馆藏珍贵的影像资料,可以让人们看到历史的“本来面目”。游戏总共选定了超过40组照片配合甄别,在玩家给出自己的选择后,系统会进行解谜,告诉玩家为何这些历史照片被“动刀”了。这种把相关内容以寓教于乐的方式呈现的应用,更受青少年和儿童的喜爱。

不管是哪种类型的博物馆应用,有一个趋势是可以确定的———手机应用程序的集成参观功能正越来越受重视。馆方都在系统开发时,将活动预约、门票销售或预约等与参观相关的重要功能加入到手机应用中。未来,各个场馆中,负责现场售票和预约活动的工作人员也许将逐渐减少。对参观者来说,无论是在参观前还是在参观过程中,手机应用所能提供的便利将越来越多。

栏目主编:龚丹韵 文字编辑:吴越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苏唯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