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视觉 > 艺术范 > 文章详情
《九重奏》初登舞台,青年舞蹈艺术家“破壳而出“
分享至:
 (5)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董天晔 2020-01-17 15:42
摘要:上海国际舞蹈中心于2020年正式启动“SIDCT青年孵化平台”,计划在未来一年推出十余场国内优秀青年舞蹈艺术家的作品,而谢欣团队带来的《九重奏》正是该平台建立以来的第一场演出。

1月16日晚,舞蹈家谢欣和她的团队创作的全新现代舞作品《九重奏》登上上海国际舞蹈中心的舞台。

 这部由来自西班牙和黎巴嫩知名舞蹈艺术家创排的作品,结合双人舞和群体舞交互变幻的形体关系,呈现出了一个千变万化的舞台世界。上海国际舞蹈中心于2020年正式启动“SIDCT青年孵化平台”,计划在未来一年推出十余场国内优秀青年舞蹈艺术家的作品,而谢欣团队带来的《九重奏》正是该平台建立以来的第一场演出。

 实际上,《九重奏》的正式公演将于今年三月份正式开始,而16日的演出,是依托孵化平台的试演场。试演场不仅给创作者以实战和精修内容的机会,观众也可以低廉票价第一时间看到新鲜出炉的作品。据了解,《九重奏》在网上开票后,短短两天已告售罄,该现象也成为青年舞蹈艺术家借助孵化机制发展前景的风向标。

 在谢欣团队登上舞台之前,《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来到后台,就她的全新作品,和青年孵化计划等方面,和她进行了一次对话。

 上观新闻:《九重奏》的名字从何而来?

谢欣:其实这个作品的英文名叫做《Harmonic Series》,意思就是“和谐的系列”,或者叫做“调和序列”,西方音乐家使用这个数学原理创造出和谐美好的音乐。当我决定作品的中文名时,希望能够把这个意蕴表达出来。

上观新闻:所以是意译。

谢欣:没错,我们有九位舞者,九个人关系的互动,用身体来形成美妙的乐章,这种舞蹈过程关系的建立和递进过程里没有一个独立的个体,全部都是相互关联的一极。我觉得“九重奏”这个词能够把这种变化中求和谐的律动感表达出来。

上观新闻:你的团队之前所有的作品编排都由你自己完成,为什么这次会邀请两位国际舞者来合作呢?

谢欣:盖伊·纳德和玛丽亚·坎波斯其实是一对夫妻,盖伊来自黎巴嫩,玛利亚是西班牙人。他们是近年来欧洲现代舞界顶级的编创组合。这次合作的缘起是当时他们在德国创排一部叫做《Fall Seven times》( 《摔倒七次》)的作品,我慕名而去,看完十分喜欢。我通过朋友联系到他们,表达合作的渴望,他们非常爽快地答应了,很快就有了后面这7周的编排。

编导玛丽亚·坎波斯在《九重奏》现场。

上观新闻:这次《九重奏》是一场试演,与“SIDCT青年孵化平台”的支持也有关,对于这种形式你怎么看?

谢欣:我非常欣赏国际舞蹈中心的眼光和支持,青孵平台就是一个很好的舞台。这部作品三月份是在大剧场演出,这次试演我们放在小剧场,两个剧场舞台大小一样,因此我们可以进行非常好的预演,我们是创作者,而舞蹈中心对这个作品从小剧场走进大剧场的安排和细致地考虑,让我觉得有一个非常好的搭档,令作品一点点成熟起来。过去我们的作品经常有机会在这里首演,同时也在这里进行过类似于《发现身体》这样的公益讲座,作为舞者,剧场的专业度令我们作品的呈现事半功倍。

谢欣和伙伴们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的舞台上排练《九重奏》

上观新闻:这次你不再担任编舞,是不是身份相对会单纯一些,可以更好地享受表演过程?

谢欣:其实我这次还要担任剧目制作人,整个项目的推进节奏,经费的筹措使用,还有演员们的精神状态,各方面问题都需要亲力亲为。

演员王琦之在上场前为脚裹上跌打膏药。高强度的训练下,伤病难免如影随形,从精神到身体关心演员是谢欣作为团长的重责。

上观新闻:成为团队领导者似乎是很多知名舞者必然会走到的位置,从单纯的艺术家到经营管理者,平衡不同身份之间的关系会不会面临挑战?

谢欣:确实很难。人的身体和能量都是有限的,所以我得选择最想做的事情,将其推到极致。对于我的舞团来说,一切的工作都有一个清晰的目标,就是将其先锋性和探索性推向某个程度,包括将世界最前沿的一些技术和理念引入作品,《九重奏》就是我在国内完全没有见到过的作品。

上观新闻:现代舞者似乎都在寻求先锋性的道路上不断探索,你为什么认为自己可以保持领先呢?

谢欣:我是非常相信一万小时定律的,你在生活中有多少精力在思考作品,在排练厅花了多少时间实验动作,能够决定你对身体理解的程度和对各种不同文化背景下作品的认知和包容性。

谢欣在表演中。

上观新闻:过去一年你的团队里进入了不少新的舞者,如今又以十分实验的状态和国际舞蹈艺术家一同创排作品,现在的你是否已经进入最理想状态?

谢欣:我觉得是,以后还会不断更新。现在我感受到的理想状态,和这部作品有很大关系。因为这部作品强调的那种和谐,以及排练的高难度,令整个团队以前所未有的状态凝聚在一起。团队状态好才是好。不过谁知道呢,我想以后还会有更好的感受等着我们。

上观新闻:充满实验性的现代舞进入剧场,会否担心票房和受众的问题?

谢欣:当然还是会担心的,这次试演场票很快卖光,我们很惊喜,但是进入大剧场毕竟是另一个概念。我们也一直在想各种办法,如何让票卖得更好,毕竟现代舞有一定的门槛。这也是“青孵计划”存在的必要性,一方面它帮我们打开更大的社会沟通面,降低观众进入剧场的门槛,这其中就包括票价门槛。我们一直在让自己变得更优秀,就是为了保证观众只要进来看,就能够有收获,能够从不熟悉到喜欢上现代舞,然后培养出消费的习惯。

栏目主编:章迪思 文字编辑:章迪思 题图来源:董天晔
视频采制:董天晔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