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华东局 > 文章详情
曾有一批无锡“大王”在上海——“煤铁大王”“呢绒大王”“桐油大王”“电气大王”
分享至:
 (25)
 (3)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庄若江 2019-12-10 10:47
摘要:江南有两座城市,从来关系非同一般。

江南有两座城市,从来关系非同一般。一座是大上海,另一座是无锡,上世纪20年代就被称为“小上海”。“小上海”的称谓,不仅是对无锡早年工商业繁荣的赞誉,也暗示了两座城市间的特殊关系。曾有人对民国时期上海实业家做过统计,名录里的近800位实业家竟有137位是无锡人。

无锡是勾吴古国的发祥地,公元前11世纪初泰伯奔吴,驻足梅里,创立勾吴,距今已3000多年。上海的形成则缘起于战国初年,春申君治水打通黄浦江,长江入海口逐渐形成大片滩涂,有了上海滩、下海滩。而上海的真正崛起是在清咸丰同治时期,太平军自广西东进,在与清军交战中,鱼米之乡的江南沦为战场,大批难民纷纷避难上海。上海一时间聚集起数百万难民,一座大城由此形成。李鸿章的淮军和无锡杨宗濂的团练在上海汇合,抵死守沪。这大约是有案可稽的无锡上海早期邂逅了。杨宗濂后成李鸿章重用之人,他也是无锡著名实业家,1895年最早在锡开办民族工商企业——业勤纱厂,其子杨翰西则是江南最大园林鼋头渚的开发者。

19世纪后期,无锡人张叔和成了上海滩的红人。那时,上海有座叫“张园”的西洋园林名播遐迩,园主人就是张叔和。

1870年,20岁的张叔和去了上海,曾在李鸿章创办的轮船招商局任帮办。1882年他从洋人手中购得一座园林,一番扩建后取名“张氏味莼园”。园子60余亩,乃当时沪上私园之最。他在园内造了一座大洋房名Arcadia Hall,翻译为“安垲第楼”,是当时上海滩最高最美的建筑之一。1885年张园对外开放,被誉为“海上第一名园”。人们在园内赏花、宴客、品茶、看戏、观展、集会、照相、游乐、购物,甚至评妓,是最受追捧的娱乐热地。张园还经常举办竞技赛事,著名拳师霍元甲就曾在此设擂台与人过招。这里还是时髦洋货、时尚用品的集散地,家在上海、人在天津的严复,就常写信叫家人到张园买这买那。19世纪80年代的上海,电灯尚未普及,张园的夜晚灯火璀璨明亮。

1868年上海租界有外滩公园,但《游览须知》却规定“狗及脚踏车切勿入内”“华人无西人同行不得入内”,虹口、复兴、兆丰公园也先后拒绝华人入园。所以,张园的免费开放非同一般,显然带有抗衡示威之意;私园本是小众之地,但张叔和却改写了私家园林的历史。张叔和还出任上海荣氏振新纱厂的名誉总经理,投资数万银两与荣氏兄弟在上海联合创办了申新一厂。

和张叔和一样闯荡上海、获得成功的无锡人是两座城市的重要维系。而小城无锡的崛起,更离不开大上海的辐射与带动。发轫于1861年、绵延至1894年的洋务运动,对中国近代化影响深刻。在“师夷长技以自强”“工商强国”的呼声中,上海无锡都走在了最前列。洋务运动打开了西学之门,催生了大批民族实业。作为海上门户的上海得新风气之先,而无锡人则在上海影响下迈出了民族工商创业的第一步。

李鸿章把改革突破口放在了南方,轮船招商局、机器织布局、江南制造局等一系列最早的实业性机构都设在上海。而这些机构中不乏无锡人的身影。杨宗濂的三弟杨宗瀚就是机器织布局的总办,李鸿章对其信任有加,短短两三年,他就让企业扭亏为盈,若非遭遇大火损失惨重,他也不会黯然归乡。当张叔和经营张园大获成功之时,无锡人徐寿、徐建寅父子,华蘅芳、华世芳兄弟也先后抵沪。他们结识了著名数学家李善兰,并一起进入安庆军械所潜心研制火炮弹药、船用蒸汽机和小火轮。他们在上海的江南制造局造出了国内最早的制造兵轮枪炮的工作母机。后又与人合作,在上海创办了格致书院,培养了许多急需技术人才。

旧上海俗称“十里洋场”“冒险家的乐园”,和张叔和一样的无锡人还大有人在,他们都小小年纪就来到上海,学生意,闯世界,摸爬滚打,接受了最初的工商文明熏陶,也积累了生意场上的丰富经验,上海成了培育无锡实业家的摇篮。

周舜卿是上海滩大名鼎鼎的银行家、实业家、“煤铁大王”,拥有大量房产。1900年他在无锡农田里辟建了一座小城,名“周新镇”,乃中国新城开发的先行者之一。1867年,16岁的周舜卿随族叔到上海讨生活,在利昌铁号做学徒,他省吃俭用,将微薄薪水全花在学外语上,三年夜校风雨无阻,只为一个愿望——通过外语这块敲门砖,入职外资洋行。功夫不负有心人,后来周舜卿果然梦想成真成了洋行经理,煤铁、钢材、缫丝、纺织、冶铁经营皆风生水起。又创办信成银行,并获准发行钞票。至20世纪初,周舜卿已是上海工商界叱咤风云的豪绅巨富。

位列“旧上海十大实业家之首”的祝大椿,1872年,17岁的他入上海大成五金号习业,勤奋好学,恶补文化,得以进入英商怡和洋行和上海电气电车公司,逐步成为熟谙钢铁五金进口业务的商界精英,并谙熟了经营诀窍。他创办源昌商号,经营煤铁五金,并与人合伙开发房地产、投资国际轮运,参股沪苏锡等地碾米、面粉、纺织等企业,成为海上巨富,也是上海滩的“电气大王”“机器大王”。祝与周舜卿一样,也都因实业建勋而获得清廷所赐“二品”顶戴。

无锡荣氏,被毛泽东誉为“民族工商第一家”,荣宗敬、荣德生兄弟可谓最有建树的民族实业家,是上海滩“面粉大王”“棉纱大王”。兄弟俩都十三四岁到上海钱庄学生意,勤勉好学,吃苦耐劳,很快成为业务熟手。学徒期满,宗敬留任钱庄跑街,德生则赴广东厘金局协办进出口税务。上海钱庄和广东业务的积累,使他们敏锐发现了隐藏于面粉产业中的巨大商机,从而选定最初投资方向,获利颇丰。其本族兄弟荣瑞馨,也是年少赴沪,在荣广大花号习业,后成为丰泰、怡和、泰和等洋行买办和英商鸿源纱厂经理,并与人在上海开设裕大祥商号、振华纱厂,回锡创办振新纱厂,广泛投资制粉、榨油、保险、证券业,乃沪上有名实业家。

还有许多无锡籍实业家,如“福新后主”王禹卿,“呢绒大王”陈梅芳,“桐油大王”沈瑞洲,“电池灯泡大王”丁熊照,吴少卿、陆培之、匡仲谋……也都是先在商号习业,而后独立创业,最终完成转型的实业大家。他们成功后大多都回乡投资建厂、招募工人,推动了无锡的发展。可以说,在与上海的关系中,无锡表现得主动、开放而进取,不仅乐于汲取新理念、新技术,也乐于接纳外来资金、人才和商品扩散,并勇于在大城市打拼拓展,这种既勇于接纳又积极进取的姿态使无锡大受裨益。

就这样,怀揣梦想的无锡子弟络绎不绝前往上海,追逐梦想。19世纪60-80年代,无锡赴沪“学生意”人数超过江南其他城市,这些经过上海新风气新时尚新知识熏陶的人,成为无锡后来经济腾飞的人才“种子”。至20世纪初,无锡赴沪习业队伍更为庞大,有的村子因为有成功者的引领,半数年轻人都去了上海。他们在那里学生意、学外语、进洋行,有机会接触新时尚、新商品、新经营模式乃至新的生活与消费方式,从而成为在国内繁殖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重要力量,不少人完成了从“习业”到“创业”的过渡,进而成为真正的老板。那些曾在上海街头铺子里讨生活的无锡少年,在上海创业成功后,回乡开厂、造屋、修路、办学,又把许多同乡带往上海。于是沪锡之间形成了人才、产销上的相互呼应之势。在时代赋予无锡的历史机遇中,既有巧合,也有必然。

改革开放初,乡镇企业崛起。无锡人表现依然最是活跃,凭借敏察善纳的人文性格,突破计划经济体制桎梏,村办经济异军突起,摸索出一条农民致富之路,创造了影响巨大“苏南模式”。

而无锡乡镇企业之所以能在强者如林的市场立足,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再次借力了大上海的技术与资源。一批被称为“星期日工程师”的上海技术人员,每逢周末便往来于两地之间,为无锡乡企现场解决技术难题,无锡的乡镇企业活了,他们的口袋也鼓了。不少乡镇的业务也来自上海大型企业的配套,桑塔纳汽车不少配件就出自无锡的乡野。在外向型高地的创建中,无锡得益于通达的上海港获益更多。20世纪前叶,无锡以地域、交通、人力和成本优势成为上海的无可替代的后方工业基地,百年之后的今天,这样的经济格局仍在延展,两地协作互动深入持续,在长三角高质量一体化发展进程中,“小上海”仍会主动接受上海辐射带动,未来这种关系将会更稳固更密切,前景未可限量。

(作者为江南大学江南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栏目主编:孔令君 文字编辑:陈抒怡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徐佳敏
评论(3)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