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原点 > 文章详情
海宁龙洲印染厂污水罐作业工人还原事故前工作细节
分享至:
 (110)
 (17)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方梦庭 张凌云 2019-12-07 12:02
摘要:老严说厂里给污水处理车间的每位工人都发了防护服,但是每次他们在罐体上下处理污水时,都没有穿防护服的习惯。“我上班的这两年反正没有见过有人来检修这几个污水罐。”老严说。

距离3日傍晚海宁市龙洲印染厂的污水厌氧罐坍塌事故已过去了4天,记者从荡湾村村委会工作人员那里了解到,现场的所有清运工作已经基本完成。

66岁的荡湾村村民老严,坐在自家小楼门前眺望着几百米外事故的发生地,那几个已经停止运作的污水罐,正是他曾经工作了2年多的地方。

“地基挖得很深的污水罐”

3日当晚,老严听说厂里污水罐子倒了后,第一时间在工友群里打听当晚值班工友的安全。“还好那晚上2个负责污水罐值班的工人都吃饭去了,如果像往常一样在罐顶作业,就没命了。”他说。

而老严觉得让自己逃过一劫的,是大概2个月前在污水罐旁的那次车祸——厂里一辆负载着重物的铲车轮胎打滑后向正在工作的老严驶来,所幸只是双腿骨折了。

老严是龙洲印染厂工作近20年的老员工。2年多前从印染车间调岗到污水处理车间。“每天盯住这几个污水处理罐,及时抽水、放闸就是我们的工作。”老严说和他同一工种工人共有6人,3人一个班组每天12小时2班倒。

老严说自己每天重复最多遍的事是:把印染厂里通过地下管道运来的污水,从污水厌氧罐底部的地下蓄水装置“打”到罐体中。“如果污水量大,放闸速度就快一点,反之就慢一些。”他说。

老严告诉记者,流入污水处理车间的污水,都要经过多个工艺段的处理,达到排污标准后才能出厂。“厂里也出现过几次自查污水处理后没达标的情况,值班的副总会马上打电话要我们多过滤几遍。”老严说。

老严记得“倒下的那个污水罐大概有30米高,直径至少有十多米,已经投入使用五六年了。”在他朴实的判断里,污水罐倒了或许就是因为“地基不稳”。然而,就在那个污水罐建成的那年,跑去围观的老严也曾经一度坚信污水罐的地基特别结实。当时他看到“挖地基时装出来的混凝土大概有几百车。”

老严在污水处理车间工作的这几年,这几个污水罐本身从未出过任何生产安全上的事故。但几个月前,一位负责清运污水罐中固体废弃物的本地工人,在和老严同行到罐顶的孔洞中收拾残渣后,走下旋梯时没踩稳,从十几米高的罐顶位置摔到地上后身亡。

老严说厂里给污水处理车间的每位工人都发了防护服,但是每次他们在罐体上下处理污水时,都没有穿防护服的习惯。

“我上班的这两年反正没有见过有人来检修这几个污水罐。”老严说。

他指着家门外另一个方向不过百米的位置,龙舟印染厂生产车间的锅炉说:“那个锅炉挨我们家那么近,其实现在想想也挺可怕的,万一爆炸了呢?”老严家所在的,是荡湾村一片几十户人家的集中居住地,不少家庭工坊中还堆积着成批的库存布。

涉事企业董事长系印染工出身

尽管自己的腿遭遇了工伤,自己工作的地方也因为这次事故被毁,但是老严对龙洲印染的董事长兼总经理俞炳良评价依旧是正面的:“老板平时对工人都很好,就像是隔壁邻居一样的,平时对印染品的质量要求也很高,经常自己跑到生产车间里把关。”

记者在老严家时,正值俞炳良的姐姐和姐夫在他家中探望。十多年前,俞炳良姐夫也在龙洲印染厂里管理过一段时间仓库,那时他和老严结下了交情。

俞炳良姐姐告知:他弟弟今年52岁,在绍兴老家学的印染手艺。二十岁出头时,因为技术过硬被许村当地的工厂请来做技术工人。此后他一直在许村的村镇印染企业工作,逐渐又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慢慢发展壮大。

“我弟弟为人正直,对父母特别孝顺,对印染这个行当是很痴迷的,他年轻时在家就会自己养蚕做丝,研究印染工艺。”她说。这次她特地从绍兴老家赶来,就是为了去厂里安抚一下弟媳和正在上大学的侄子。“家里老人听说这种事,身体一下子就垮了。”她说。因为俞炳良近30年大部分时间都在许村镇,姐姐对他办厂的情况也不是很了解。

龙洲印染有限责任公司前身为许村印染总厂,创办于1983年。1997年,这家镇办集体企业转制为民营企业。

去年,这家企业年销售3亿元,拥有员工近600名。天眼查显示,俞炳良除了龙洲印染外,名下有7家公司,大多为印染企业,其中2家已注销。他同时还在海宁市易昌昇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担任法人,这家公司主要经营数码喷墨印花活性墨水、印染专用机械的制造、加工等。

据公开资料,龙洲印染有限责任公司曾经实施投资8500万元,用于污水综合提升改造工程,用全生化处理工艺采用AOAO技术,确保污泥量下降80%的目标。

俞炳良曾经表示,“作为一家印染企业,污染产生在所难免,但是有污染就必须治理、有污染就必须治好,这是企业的责任,这是对青山绿水的负责。”

而在距离龙舟印染厂大约1公里外的荡湾印染厂内,一位本地的企业负责人凌云松对俞炳良的印象是:几乎就像是半个许村本地人,平时也比较热心海宁当地的公益事业,是海宁市社会福利企业协会的会长。

凌云松告知,现在他的印染厂采用的依旧是5个敞口式的污水处理池,按照目前的污水处理工艺流程处理后,污水完全符合国家排放标准。“因为龙洲厂出事了,我们这里几乎每天要来好几拨检查安全生产的人。”他说。

栏目主编:宰飞 文字编辑:宰飞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笪曦
评论(17)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