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朝花时文 > 文章详情
听先生一席话,回乡村教书
分享至:
 (2)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杨然 2019-11-28 08:49
摘要:我纠结此事,到流沙河先生家里求教。他说:“你不要到《星星》来,当编辑,你就写不成东西。你就在乡下教书,放假了,就到我家来读书。”

在我25岁至27岁那几年,每逢寒暑假,我都到《星星》去做助理编辑,帮第4组看稿。每天都一两百篇,海底捞针式地选出比较好的稿子,报送给组长鄢家发,再由他签单呈报给值班主编白航或陈犀先生拍板。

送审单返还时,每当看到白航或陈犀先生“用”或“留用”寥寥1字或2字审阅文字,便知道我初选的稿子通过了,将在《星星》刊发。鄢家发先生一脸高兴,我同样欢喜。这种审稿成绩,能够达到几百分之一,已经相当可观了。

那时候,《星星》如日中天,每天来稿都一麻袋。邮差一到,我们几个助理编辑便连忙跑去分捡,各自抱回一大堆。桌面上总是堆积如山,仿佛永远也挖山不止,“为他人做嫁衣裳”的初级活路没完没了。唯有值班主编“用”或“留用”一二字,可以填平其间的劳苦沟壑,使我们享受到助理编辑初级审稿的收获欢乐。

我的任劳任怨获得了老师们的好感。

三年后的某一天,缘于白航、陈犀等《星星》老师们的厚爱,蓝疆先生拿来一份《借用合同》,要把我从冉义中学正式“借用”到《星星》当编辑。所谓“借用”,其实就是“调动”的前奏曲。那时候,教师是不允许调动的。“借用”消息传到县委,当时的县长不同意,跟文化局领导打招呼,“不准杨然走”。他们出台的措施是把我“借用”到文化局当办公室主任……

我纠结此事,到流沙河先生家里求教。他说:“你不要到《星星》来,当编辑,你就写不成东西。你就在乡下教书,放假了,就到我家来读书。”也在《星星》当助理编辑的好友廖亦武劝我还是当编辑好,我没听他的,而是听了流沙河先生的话,到《星星》跟蓝疆先生说:“我回乡下教书算了”,就离开了《星星》。

那是1986年寒假的事。从此在乡村教书,直到退休。

那年暑假,我到流沙河先生家里读书。抄了许多台湾诗歌,包括纪弦、郑愁予、罗门、高凖、陈煌、林亨泰、洛夫、白荻、余光中、痖弦等作品。自己写了些学习心得,以赏析文形式,投给《名作欣赏》等报刊,发表了其中一些章节。

9年后,我任冉义中学校长不久,流沙河先生通知我,他要把他家里除余光中外的所有海外华语诗歌书籍都送我。我马上去了成都,到他家里,哼哧哼哧把那些书籍搬下楼,装上车,一口气拉回了冉义。

这些书籍像一座小山,从此使我与海外诸多诗家有了直接阅读的对话。我继续撰写些学习心得,时不时有些赏析文字或多或少发表。在后来的《芙蓉锦江》“新诗百年·长诗100首”专号、“新诗百年纪念专号”、《中华美文.新诗读本》等书刊编辑中,都大量采用了流沙河先生送我的台湾诗歌书籍中的资料。

我听从了流沙河先生的意见,没有再到省城当编辑,而是安心在乡村教书,生活,阅读,写作。

在中国大陆与台湾当代诗歌的交流中,流沙河先生的开拓性是有目共睹的,不可替代。我把流沙河先生送我的书籍,无论内容与精神,还是精华与艺术,都坚持传播与分享,让诗歌之魂发扬光大。甚至,包括青年诗评家胡亮等朋友,跑到冉义来借阅这些书籍,我也没有吝啬。这样让朋友们分享的书籍,有50多本吧。

我对流沙河先生的感念,数十年了,一直存在。回冉义教书那时候,培培母女还有自留地,种大春小春,所以我写有《想送新米给流沙河先生》一诗感激他。还写有《一位中国诗人在麦坚利堡》《谢流沙河赠书》等诗篇,感念他。

我现在退休了,仍住在乡镇。他送我的书籍,常在身边陪伴。《诗歌月刊》编辑刘康凯“建议杨老师把受赠书目整理公布一下,也是重要文学文献”,这是个细活,我会抽时间去做的。

我曾经先后数次遇到调进城当干部、到省城当某刊副主编等摆脱乡村教师职位的机会,但我都没挪动。我是个乡村教师,也是乡村诗人。

我的女儿已经长大成人,在成都安家,已为人母。她的名字,是流沙河先生取的。她的存在,是我家对流沙河先生的永远纪念。

我在冉义教书39年,作为成都知青,是彻头彻尾的扎根派。我的乡村教师身份,是对流沙河先生的永远纪念。我的诗歌成绩,也是对流沙河先生的永远纪念。

杨然2019年11月25日写于临邛东路义渡苑

图1:流沙河先生1988年送杨然的《瓜说》照。

图2、图3:流沙河先生1987年5月送杨然的《流沙河在麦坚利堡》照。

图4:2006年7月12日杨然请流沙河为邛崃文君公园题字。

(本文编辑朱蕊    图片由作者提供)

栏目主编:黄玮 文字编辑:朱蕊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朱瓅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