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朝花时文 > 文章详情
星火日夜商店,点亮了上海的夜空
分享至:
 (15)
 (6)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袁念琪 2019-11-28 07:46
摘要:40多年前,上海的夜晚并不像今天那么流光溢彩。但有那么一家店,如同夜上海的一盏明灯,照亮了上海人民的心,给进城农民一个温暖的栖息之处。那一块店招牌,全国闻名。它就是著名的星火日夜商店。

舞台上,大雪漫天,夜幕浓浓,师徒俩艰难行走。师傅方晓红身穿白色工作服,一条红围巾如火焰跳动,手拿天蓝色的伞,身边梳着辫子的姑娘是她的徒弟李小春。

这是沪剧《雪夜春风》中感人的一幕。这出戏以星火日夜商店的故事为原型,由宗华、文牧、姚声黄编剧,其中文牧是著名沪剧《芦荡火种》的作者。剧情是一居民不慎咬断体温表致使水银入肚,被解放军战士张东海送进医院。因治疗需新鲜牛奶,张东海到日夜商店求购。值班的徒弟李小春不安心工作,应付了事,战士无获而返。送货回店的师傅得知后,与徒弟顶风冒雪,想方设法将自己的一瓶牛奶送到病家,并帮助徒弟提高认识。


“星火”的灯光让人感到温暖

牛奶会有的

星火日夜营业起,王裕熙就在这儿工作到1993年退休。在这位店经理的记忆里,像《雪夜春风》这样半夜买牛奶的事,他碰到好几回。就说40年前那一次吧。


星火日夜商店的年轻营业员正热情接待顾客(选自 1973年02月13解放日报 )

1979128日,也是冬日夜深,黄浦区一户人家仍灯火通明。屋外天寒地冻,屋里的徐维加、王署英夫妇满头大汗。回想起当时情景,徐维加至今心有余悸:上班回来,我到家里看到小孩不大舒服。

王署英补充道:一摸小人头上老烫呃。一想不对头,马上给小人量寒热。(沪语中量寒热就是量体温)没想到,体温表一放进孩子嘴里,人一犟,牙一碰,体温表断了。

我老紧张。这东西多少危险,有毒的。王署英十分担心体温表断后,水银会落入孩子的肚子里。

虽然体温表里的水银不多,但吞后会引起口腔炎和急性胃肠炎。夫妇俩连忙带孩子上医院,医生的解药是把生鸡蛋打入牛奶,搅混后服下。以此保护消化道黏膜和胃黏膜不吸收水银。深更半夜到哪买这救命的鸡蛋和牛奶?夫妻俩不约而同想到了星火

王裕熙记得清楚,当晚12点到次日凌晨1点这个时间,有人急匆匆跑来。他要买牛奶。同时,也要买鸡蛋。那时候,牛奶公司要到三四点钟才会把牛奶送到。我就骑车到牛奶厂与人商量,牛奶没出厂前,先拿两瓶。再到牛庄路菜场跟人商量,买几个鸡蛋。

那时,居民牛奶和鸡蛋凭卡配给。牛奶供应自1976年起,采取长期饮户(1976年前饮户)和新订户短期照顾卡(半年、一年、两年等)并行。照顾范围:婴儿1瓶供应至1周岁,另有癌症、胃出血3+、吃流质等少数群体可享。此外它还是特殊工种的保健奶。有人说,星火往南就是牛奶公司,找一瓶牛奶易如反掌。实为误解:那里的上海市牛奶公司为行政部门,不是生产牛奶的工厂。另据《上海副食品商业志》,自197410月份起,鲜蛋供应采取按户定量供应办法,每户每月供应鲜蛋0.5。直到1992128日,才取消鲜蛋凭证(票)供应。不要说三更半夜,就是在大白天,王裕熙要弄到计划外的牛奶、鸡蛋,也不容易。这就是星火人的本事和责任担当了。

1968年9月26日:星火点燃

1968926号。在热烈的掌声里,国营星火日夜(24小时)服务食品商店的店招挂上了西藏中路627号墙。上海第一家24小时营业的商店就这样诞生了,同时也成为全国商业界通宵营业的开山鼻祖。比年中无休的罗森19967月落户上海,早了整整28个年头。回想当时情景,王裕熙说:挂牌时非常闹猛。本来夜里老暗呃,现在锃亮。


星火日夜商店挂牌

这里原是益新茶叶店。就在那年,36岁的王裕熙成为商店负责人。说起商店易帜,他说,我们在学习为人民服务中想到,我们商店怎样更好地为人民服务

只要走心,就有触动。每到月底店打烊时,总有人匆忙挤进来。因配给的糖票、烟票等就要到期,有的还从很远地方跨区赶来。不少是双职工,平时他们下班时店也打烊了。于是,王裕熙决定每月最后3天延长营业时间,望着3天里店内的排队长龙,他又想把店改为24小时营业。不久前受到的批评也触动了他。附近一妇女烧菜没糖,从早上7点多开始跑商店,共跑4次,到9点半才买到。她说:你们这么晚开门,买到糖,我们要吃中饭了。

是否要24小时营业?有人说,我们已从上午9点半开到晚7点半,营业时间整整10个小时;没啥好改了。但多数人认为:我们北近北站,南临人民广场和南京路,附近有12条公交线路,日夜来往人多。还是应该改的。

上海最早开通宵服务的是上海第六医药商店,时间在1956年。为方便群众购买急需药品,设夜间通宵窗口。当时极思潮泛滥,有人说服务好会出修正主义。大多数商店是太阳三尺高,门板都关牢。太阳一落山,东西买不到星火亮出24小时旗帜,实属不易。

牌子亮了,做却不易。罗克勤刚开始值夜班,到凌晨4点钟要打瞌睡,眼睛闭伐闭伐。手上包三角包,头歪下去了。贴票证,贴着贴着,两张叠在一起了

王裕熙有同感:到一两点钟,就感到不适应了。特别是这个胃不舒服,现在有了胃窦炎。

星火营业员的工作服上印着毛主席为人民服务的手迹。墙上大字抄着毛主席语录,我们应该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全心全意地为中国人民服务。作为一家食品商店,星火经营糖果、糕点、饼干、酒、冷饮等,同时还卖其他食品店没有的肥皂、草纸、牙刷、牙膏和毛巾等,甚至还有保险丝。他们还急顾客之所急,与王仁和合作开发辅助治疗婴儿厌食症的奶痨糕,0.72元一斤,收6两粮票。


星火日夜商店的营业员在热情为民服务(选自1970年08月16日解放日报 )

同时,服务也在发展:灯泡送上门并帮老人装好,练一抓准减少顾客等候时间,天天毛笔大字抄写气象预报挂门口。借针送线四个字下放着针线包、打气筒、自行车气门芯和小橡皮。王裕熙到北站和虬江路汽车站抄来时刻表,店里还贴了夜间通过本店的通宵公交车辆时刻表”“经过本店的公交车辆头、末班车时刻表”…… 

人人会踏“黄鱼车”

上海人把脚踏三轮车叫作黄鱼车,用于拉货。有句话叫作:会骑黄鱼车就会骑脚踏车,会骑脚踏车不一定会骑黄鱼车。别看黄鱼车三只轮子,掌控车龙头难度高于脚踏车;它转的幅度大,可180度调头朝向自己。新手下坡,一不小心就翻车。

星火有条不成文规定:每个员工都要学会骑黄鱼车。它不仅是运货车,晚上还常用作流动服务车。

为学黄鱼车,罗克勤翻车手脱臼。当时,自己脱臼也不知道,回来又不敢跟师傅说。但还是被师傅发现了:侬一只手为啥不动?

罗克勤倒牛奶一只手,递东西给顾客还是一只手。服务要求是两手端拿商品给顾客,师傅还以为她有啥想法,一问问哭了罗克勤:刚刚黄鱼车翻脱,手痛。” 


商店的青年们在老职工指导下练习包扎商品(选自 1972年09月08日解放日报)

郑明珠1972年进星火,做过柜组长的她记得:店里的黄鱼车,不仅夜里给一些工厂、医院送急需品,而且是周围邻居的免费出租车,同时还是没有警报器的救护车。

一天,她正在中、夜班交接,一位50来岁的妇女奔进店,着急地说:快快快。女儿好像要生了,已经见血了。刚下中班的几位营业员马上踏黄鱼车过去,把她女儿送进医院。医生说:晚一步就会大出血,就要危及生命。

老顾客谢春凤更是记着星火的救命之恩。那时,她家住大上海电影院旁。一天凌晨1点钟左右,她妈妈因高血压突然昏了过去。她跑到星火求援,店里的领导、职工都非常好,马上弄了辆黄鱼车,把我妈妈送到长征医院,救了我妈妈一条命呀。她感叹,星火日夜食品商店,分内事、分外事它都管的。

黄鱼车还是没有警灯的警车。

2012年新年前,有人来店里找王裕熙表示感谢。她叫王桂裕,原市经委副处级调研员。37年前,中班下班的她,碰到小流氓跟踪。那是深夜12点,看见星火灯光的她,拼命奔了过去。因为回家的路冷僻,王桂裕准备在店里坐到天亮再回去。

凌晨1点多,当王裕熙问她要啥点心时,她才说出了事情经过。王裕熙想,有困难,总要帮忙解决。他对王桂裕说:我送你回去。你家住什么地方?王师傅就用黄鱼车送她到家,已是凌晨2点钟。见她父母出来,才放心走了。

忆往事,王裕熙不无幽默地说:我现在身体好,就是因为一直踏黄鱼车,有时一个晚上要踏几趟出去。” 

一部黄鱼车,留下多少温馨故事。

这里是伲农民呃家

原叫泥城桥的西藏路桥,是市郊菜农进城送菜的一条必经之路,星火也成了必经之店。菜农既有来自北边大场、张庙的,也有来自南面梅陇的。

长途踏车消耗大,黄鱼车的坐垫海绵里都是农民的汗水。16岁开始送菜的潘凤娣不会忘记,骑到一半骑不动,就要哭。一车菜要1000多斤。少一点是800斤、900

与潘凤娣一同送菜的杜金鑫说:我们一人一部黄鱼车,上桥时已经踏不动。3个人推一部上来。点心店到9点半、10点钟关门打烊了。肚皮饿得要死。

从原上海县梅陇公社骑到这里,从南到北横穿市区,已是肚子咕咕叫的潘凤娣,就吃自己带的冷饭团。

有营业员看到这个情况提出,他们现在的服务项目没考虑到农民的真正需要。星火开始备价廉耐饥的面包糕点。杜金鑫回味:有芝麻饼,半两粮票,5分一只。1角洋钿,可买两只芝麻饼充饥。

店里还免费供应开水,盛夏备有凉水让菜农洗脸揩身。罗克勤说:我们门口有一个老大的桶。就舀桶水,洗脸的洗脸,擦背的擦背。有桌子可围坐休息,我们去倒茶,卖糕点给他们吃。


星火日夜商店宣传画

农民也是为保证城市居民吃菜,送菜风雨无阻。潘凤娣说起当年情景:那时候雨披也没有,戴个草帽,披块塑料布。有时下雨天,衣裳还淋湿了。总是不方便。

日夜营业的星火,成了送菜农民的家。对大雨夜被淋湿的菜农,营业员递毛巾、送姜茶,还把自己的工作服借给他们换。

热水有了,好吃东西了。可以坐着休息休息。有时碰到困难,他们还可以帮忙,有时骑到一半裤子坏脱了,他们有针线可以让你缝;否则难堪。潘凤娣记忆犹新。

车轮胎没气,星火有打气筒。见菜农车上桥艰难,营业员就出店帮忙推。而给农民备下喝的开水、洗的热水,已成店里每天的功课。

1974年,潘凤娣成了全国公路自行车锦标赛50公里女子组冠军,还代表国家队去朝鲜比赛。望着今天的西藏路桥,她说:现在的桥比老早子坡度长了,还是高的。

当年这座叫她发怵的桥,也像村口的老槐树,告诉她:翻过桥,有盏温暖的灯在等着她。

喜看星火已燎原

邓复新发表在1969216日《解放日报》的文章《日夜商店的日日夜夜》,让星火走进了更多人的视野。1970817日,《人民日报》的报道又将星火推向全国。王裕熙说:居民看了报纸。说你们辛苦了,来慰问。附近有里弄提出来,给我们烧饭,给我们洗衣服。


1969年2月16日解放日报关于星火日夜商店的报道

星火所在的黄浦区,全区在1970年推广星火精神后,商业系统不同形式的日夜服务迅速发展。1970年有日夜商店31户。早晚服务网点259。(《黄浦区志》)

1972年,在全国商业工作会议上,周恩来总理为星火点赞。王裕熙说:总理就讲了,星火很好,星火要燎原。为工农兵服务很好,大城市要办,中小城市也要办。

4月,全市副食品行业开展学星火、赶长支(长寿支路菜场)劳动竞赛。全国商业系统掀起学星火热潮。京、津等地很多商店门口放有一个免费打气筒…… 

星火在上海几乎家喻户晓,也有文艺作品的一份功劳:19729月,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连环画《星火日夜食品商店》,每册0.10元。1973年,取材星火故事的沪剧《雪夜春风》上演。

成为全国商业标兵的星火没有停步,店堂里贴的《便民措施》更进了一步:1、代售邮票,2、缺货登记,3、电话预约,4、团体预订,5、代烫食品袋(封口),6、代借圆珠笔,7、代开罐头……

店里本不卖邮票,但晚上常有顾客来问。王裕熙就去了邮局,他们说,你们糖果店卖什么邮票。我们说,我们晚上有需要。后来,他们批准我们卖邮票。

改革开放后,星火更旺。铺面从两开间到八开间,经营商品从240种拓至近千种,门店从一家到鼎盛时的8家,并在1992年成立星火日夜实业公司。

20021030日下午5点,星火因西藏路桥改建,结束了在西藏中路627号的营业。那年,80岁的王裕熙拿着摄像机默默在拍,在这儿工作30多年的郑明珠暗暗流下了眼泪……

星火搬到对面的西藏中路630号,不变的你,依然是深夜里那颗最亮的星。 

(本文编辑:许云倩。本文照片由作者提供或出自解放日报资料库。题图为《星火日夜商店》连环画封面)

栏目主编:黄玮 文字编辑:许云倩
评论(6)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