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原点 > 文章详情
跪地吸尿医生回忆救人细节:“第二口就想吐,但无怨无悔”
分享至:
 (17)
 (4)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王倩 2019-11-21 18:10
摘要:37分钟,这位医生为救人吸尿800毫升。

11月19日,南航CZ399广州飞往纽约的航班上,一名医生为出现险情的七旬老人吸尿37分钟,该事件引发广泛关注。

飞机于19日凌晨1时54分起飞,航程近13小时。航班距离目的地还有6小时,飞机上广播响起,乘务人员在客舱内寻找医生。机上一名老年男性旅客无法排尿,需要救助。听到求助,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介入血管外科主任张红和海南省人民医院血管外科医生肖占祥,立即赶往救治。

两名医生诊断,上述乘客膀胱大致存有1000毫升尿液,如不尽快排出,则有膀胱破裂的危险。肖占祥医生利用机上现有的便携式氧气面罩上的导管、5ml注射器的针头等资源,临时组装穿刺吸引装置。但因为引流针头过细,且该乘客自身膀胱张力不足,经脾进行膀胱穿刺后,尿液仍无法自动引流。

紧急关头,张红医生拿起引流导管开始用嘴为老人吸尿。吸尿持续37分钟,张红吸出了约800毫升尿液。随后,老人转危为安。

北京时间11月21日11时,上观新闻记者与身在纽约的张红医生进行连线,还原事发时的细节。


受访者供图。


并肩作战

11月19日凌晨,张红搭乘南航CZ399赶往美国参加学术交流活动,飞机还有他的老熟人,海南省人民医院血管外科医生肖占祥。在半睡半醒之间,张红听到广播响了,有人需要医生救助。他赶忙穿鞋起身,回头发现肖占祥也站了起来。

一名旅客向机组人员反映,老伴无法排尿,急需医疗救助。张红和肖占祥检查后发现,“老人的小腹已经像小西瓜一样。”老年旅客显得烦躁,坐卧不安。

张红和肖占祥判断,该名老年乘客由于前列腺肥大,导致急性尿潴留。“这种情况下,唯一的办法就是把尿排出来”,张红解释。

由于飞机条件所限,医疗设备较少,只能临时组装吸引装置。“用了仅有的两个小注射器针头,接上氧气面罩的管道,”直径近1厘米的管子过粗,无法从尿管中导尿,肖占祥做了一个带针头的引流管,之后让病人平卧地板,经脾进行膀胱穿刺。

然而,新的问题又来了。“由于长时间膀胱膨胀,膀胱没什么张力。”即使肖占祥不断对老年乘客的膀胱进行按摩,但膀胱张力还不足引流尿液。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病人愈加不安。“针头短,好不容易穿进去了,害怕第二次穿不到。(用嘴吸)这个情况实属无奈。”用嘴吸出尿液,做出这个决定张红几乎没有犹豫。”给我拿个杯子,”说完他就拿起来导管放进口中。

“用嘴来吸可以慢慢摸索、不断调整,达到最佳的压力。在最佳吸引情况下,可以顺畅地吸出来。当然顺畅也是比较难的,需要一口一口慢慢来。”张红坦言,“其实第二口我就要吐了,那个味道确实不好。事情已经过去了,我无怨无悔。”

张红不忘对并肩作战队友的夸赞, “在这次救助过程中,肖医生功不可没。针头和引流管是他琢磨出来的,不然我们也束手无策。”

张红在一口一口的吸尿,另一边的肖占祥一只手把着针头,根据需要不断调整位置,另一只手继续轻轻按压乘客的膀胱,“最后,肖医生也累得腿抖手抖。”


受访者供图。


“成为网红始料不及”

“病人转危为安,作为医生的最大感受就是成功。”谈起这次经历,张红说道。

飞机落地,张红走出机场时再次见到自己救助的患者,“他走得很自如,有说有笑的。”张红再次叮嘱老人,在飞机上只是把尿液排了出来,前列腺问题要再去医院检查和治疗。

事后,有人问张红在当时的环境下是否考虑过万一出现医疗纠纷,他回应,“医疗纠纷我们俩不是没想过。如果是在医院,这都是常规操作,就不怕。当时是一个特殊环境,在一种特殊情况下急救,就不太担心有这种情况。我们也要相信,所谓纠纷是极少数的情况,大多数老百姓都是善良的,因为我们是在救人。如果什么事情都斤斤计较,恐怕什么事都做不成。”

55岁的张红从医30年,他始终记得自己学医时的宣誓,“我们都是宣过誓的,只要做一天医生就要坚守一天,誓言无悔,贯彻在整个行医过程中。”

提及参与本次救援的感想,张红说,“作为普通大众应该相信医生,绝大多数医生都是本着敬畏生命、遵守诺言,牢记使命的工作态度。”

面对诸多报道和网友的赞誉,张红表示,“成为网红确实有点始料不及,说明大家对这个事情很关注。对我自己来说,红完之后,还是要回医院继续老老实实工作,我们工作就是简单重复,默默无闻。”


受访者供图。

栏目主编:宰飞 文字编辑:宰飞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项建英 编辑邮箱:zaifei@jfdaily.com
  相关文章
评论(4)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